生日感言

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一】

今早,凌晨04:00。

万籁俱寂。紧闭的门窗使得屋子外流窜的狂风呼呼呼呼作响,如一头孤独的野狼无家可归在深夜里对着星月咆哮。

无端被一场奇异的梦弄醒,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四周仍是一片漆黑,只有窗外那静默的夜空在对我无言的俯视,想起今天是我44岁的生日了,禁不住莞尔一笑。

顿然感到时过境迁。

于是起身、刷牙、洗脸,再冲一杯即溶白咖啡,然后伫立于经已打开的玻璃窗前,感受那阵阵的寒风迎面扑来,让那浓浓的咖啡香扑鼻而至。

冰凉的风里,热腾腾的咖啡如一股暖流,在我身体四肢游走。

昨天打扫屋子的时候,我将每间房的窗口都打开。窗外流动的风,如一班嬉戏的小孩找到了新天地的缝隙般往屋子里乱窜,仿佛一下子窜入了一个空旷的田野,掀起了一番热闹。于是,窗帘乱舞,纸张乱飞,孩子的发丝也在风中飘飘荡荡。

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全身被狂风包围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广阔的草原,总会让我把心情平静下来。

【二】

今天,我只想让自己感觉幸福。

静默的清晨,时钟在嘀嗒,清晰可闻。

也许,只有在那种没有声音的时刻,才能听见时光的流逝,才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随着分秒必争的生活而跳动着,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浮躁,时而平静。

然而,不管是否听得见秒针无情的步伐,地球仍是在转动,时间仍是在游走。

窗外,微微殷红的天空流泻着一股蠢蠢欲动的雨天,仿佛欲言又止的少女,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

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对着新买的苹果笔记本电脑,突然兴起敲击键盘的念头。

这段日子忙得我晕头转向,连片刻的闲暇也似乎是一种奢侈。想要静下心来将一日的历程落成日记,手执一支没有墨汁的笔,在电子荧幕上指指点点,想要刻画出心目中理想的图画,用方块的文字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反而不及前些日子的我,在三年里用了多少心思,多少时光,敲敲打打,敲出了许多无谓的文字。

于是,对于文字,感觉似乎有点生疏。

原来,我已许久没有写作了。

【三】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

就这样的,我离开了网络,就好像我从来就不曾来过。

当初没有想过要离开,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打算,只是突然之间,时间似乎不再在我手里,可以任我摆布,让我掌控。每一天,每一夜,跑在时间的背后,在偶尔忘我的时刻,吃喝拉撒睡都被重重的工作所掩埋。

望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空间,回想这三年的历程,恍如隔世。就在虚拟的网络,我遇见了一些素未谋面的网友,建筑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更在其中找到了一份安慰,一份温馨。

如今,瞬间的放下让我只留下了片言只语给网友,转身一走,不再回头。

突然间,感觉自己似乎好无情。更渐渐地明白,无情与潇洒只不过是一线之差,就好象放下与放弃之中的那份暧昧。

自从写了《堆积》与《惜福》之后,真正的感到了身背的那一副重担被我轻轻的放下了。扛了那么多时的包袱,当我放下的时候,只有身轻如燕的感觉,整个世界也变得空旷了许多。

终于都与叶做了一次最后的告别,但愿她今后的生活会是美满的。我知道,她一定会幸福的。

曾经,那些执著的事物,如今,也只不过是人生的一处风景,只能让我在偶尔闲暇的时刻慢慢回忆,细细咀嚼。

或许,有许多人无法认可我的放下,总认为我是在逃避。只有我心知肚明,我的放下,不等于放弃,就好像看开不等于看透。

在网海里飘荡了三年,时光就这样在晃眼间流逝。而我,也从一个忧郁的男子,走出一片阳光,走出我自己的一条道路。也许,这并不是我想要走的路,但既来之,则安之,能够随遇而安,在心理与身理上也不会有太多的困扰。

仿佛就在昨日,我正敲击着键盘写下《告别2013》,而今,2014已经悄然地到来,却因为忙碌而无法一如既往地将心情写下。后来仔细想想,究竟是我厌倦了写作,还是我已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力求更上一层楼,结果无形中给了自己许多压力,以至无法顺利的敲出片言只语。

【四】

有时候,越是没有期待的事情发生时,越是让人感觉温馨。

上班途中,无意的手机传来一则信息,仔细一看,竟然是多年不见的“姐姐”艾德琳发送给我的一句“生日快乐!”接着就是“希望我没有把你的生日记错!”然后就是一张鬼脸的表情。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她还记得我的生日。

还记得30年前认识她和崇凤的时候,我们都是同校学生。她俩大我一岁,却偏偏在众多同学当中对我极好。于是,自然就变成了当时流行结拜的我的“姐姐”。只是,在她们离开校园之后,我们就从此不再联系,不再见面。没想到30年之后,她依旧记得我的生日,让我心生惭愧。

当单位的电话响起时,原以为又是什么客户拨电进来,却意外的发现是艾丽丝经过"千辛万苦"而送来的祝福。三年前因为某个原因,我换了手机号码,也没有通知任何人,结果就与许多朋友失去联系。想不到艾丽丝竟然凭着碰碰运气的拨电到公司来查找,找到了我。

一聊之下,我俩感叹于时光的飞逝,不知不觉地已有10年不曾见面了。

原来,我在一些人的心中,仍然占有一席之地。除了感动,也只有感动。毕竟,我们曾经一起走过无数的岁月。

【五】

收到梅儿的生日祝福仿佛在意料之中。

简短的信件,背后隐藏着一份真挚的情感,真心的祝福,让我无法不在寒冷的风中仍是感到阵阵的温暖。

前天中午,梅儿发送远在北方那冰天雪地的景色给我看,使我禁不住地发了一个小小的寒颤。望着那一览无遗的白色,虽然纯洁,却带着一丝丝残酷的冷漠。

就在那一刻,突然有点不喜欢白色,总觉得那是没有生机的象征。

这或许是我近日来变得让人觉得可怕的原因吧。

最近,遇见一个不甚开心的朋友,总是显得落寞异常。看见她,仿佛看见自己的曾经的影子一般,而她的双眸,更是透着对于人生的无奈的感叹。

我同情她。但是,我同情的不是她的遭遇,毕竟人生本就不是那么平坦。我同情的是她那悲观的心理似乎正在慢慢地将她侵蚀。我只想以我最真挚的友情去为她打开她的天窗。

只是,我没有那个时间。

只是,我不再让感情泛滥。

也许,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祂安排我遇见一些人,再安排我失去某些人,从而让我感知其实这个世界唯有变才是永恒。

今天,当我再次坐在靠在窗前的沙发床上,不论是乌云密布,还是朗朗晴空,我都能从我的视觉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对未来,我不敢拥有什么憧憬。毕竟,时代会随着时间改变,人的情感,人的心情,也会跟着月异星移而改变,那么除了回忆,还有什么可以永久的持续。

【六】

“四”这个数字,对于广东人来说,是一个大忌。“四”是“死”的谐音,因此极不受广东人的爱戴,觉得那是一种不祥的数码。然而对跨越44岁的我来说,或许是一次重生。

正所谓:死过了如何能够再死?有道是:负负得正,那么双死也等于再生。呵呵,我想这也不过是自我调侃的一种方式吧。

然而,我知道,44岁的我,已经变了。

更贴切的说,我长大了,更是开始老了。

那天去理发时,理发师“拨”着我那短发,随口说道:“你的后脑以及两旁好多白发,要不要染色啊?”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回复:“不必了。染了还是会回来的,那么何必多此一举?”理发师二话不说,就开始给我理发了。

喜欢她的干脆,不会对我唠唠叨叨。

是的。染发只不过是一种掩饰真相的方式,是自欺欺人的行为。

真相永远都在,无论如何去掩饰,只要明人仔细一看,都可在我的脸上找出岁月留下的痕迹。若是染发为的是隐藏岁数,那么只是徒然浪费金钱。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若是染发为了一己的外观,我却对于自己的容貌不敢恭维,何必再去装饰呢。

这些年来,带着一份无奈且忧伤的心情度过无数寂寞的岁月,在网络消耗了许多无谓的时间与精神,唯一能够感到欣慰的就是网络里的某些人在我心里找到了一席之地,永久的在我心里驻足。

今天,在这平凡的44岁生日,我只想平静地度过一日。我在心里默默许愿,但愿所有我疼爱的人,以及疼爱我的人,都能够在这喧嚣的尘世找到一片宁静,从而发掘内心里最靓丽的美景……

2014.01.20

文/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