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之旅游(四)——九族文化村

  2014年10月13日。

  这一天我们预备了两个小时的时光在日月潭以及半日在九族文化村度过。

  那天早上用完早餐后,我们便到伊达邵码头亲身体验游湖的写意。

  那是一艘只可承载至多二十人的游艇。

  上了船之后,当游艇慢慢从码头荡开,许多游客便如我一样忙不迭地打开相机,捕捉四周的美景。

  虽然耳边频频传来船长为我们介绍日月潭的历史与四周景色,我却无暇聆听,只管将自己的心情投入在这一片绿与绿之间交织而成的妩媚。

  当游艇在湖上荡漾,我的心也随着它的轻微摇晃而洋溢着一份愉悦。只见湖水碧绿,山峰青葱,许多旅馆饭店与寺庙都建立在双目可及的山腰,赏心悦目。

  大约过了20分钟,我们便抵达了目的地——玄光寺码头。

  船长在我们下船之前,再次提醒我们务必要品尝当地最负盛名的茶叶蛋,尤其是在玄光寺山脚一个七旬多老婆婆卖的茶叶蛋。

  结果,我们买了三粒,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走完了玄光寺,我们又回到码头搭船回伊达邵。

  然后就是柏雄接送我们到日月潭缆车站,准备向九族文化村出发。

  日月潭的缆车与世界各地大同小异,也没有什么值得提起。只是或许风景不同,心情也不同。

  来到九族文化村的门口时,反而觉得一切似乎非常陌生,少了那么期待的亲切感。

  想起年轻时到台湾军训的时候,每到训练完毕,都有几天的假日在台湾游玩,而九族文化村便是我屡次经过的景点之一。

  一直对九族文化村存有一份眷恋,是因为这里的主题剧场,曾给我留下了对原住民山歌很深的印象。

  “娜鲁湾……咿呀……娜鲁湾……“记得第一次观赏剧场的时候,为这一首歌的魄力所震慑,结果还买了他们的CD回国去听。

  如今旧地重游,已是过了二十个年轮,景物是否依旧,不甚清楚,然而人却成长了许多。于是带着一份期许,一份怀念,似乎想要找回曾经的年轻,长途跋涉的带着妻女来到这里与我一起重游旧地。

  犹记得九族文化村只是一个很淳朴的乐园,在停停走走之间,熟悉了台湾原住民的住宿与习俗。

  可是那天却发现这个地方多了一个供小孩与年轻人游玩的游乐区,内有让人惊悚的过山车,也有让我晕眩的海盗船。结果,孩子很体谅的只玩了几个项目就感觉心满意足。

  那个时候,我才真正的发现她已经长大懂事了。

  我们在九族文化村花了将近半日的时间,也在那里拍了许多作为留念的照片,尤其是妻女打扮成部落女子的时候,似模似样,感觉还蛮好看的。

  走完了九族文化村,已是下午四时。我们回到了日月潭缆车的起点,等待柏雄来载我们回伊达邵旅店,提早结束一天简单的行程。

  20.10.2014

  文/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