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之旅(二)——三分之一的喜悦与遗憾

  2014年10月11日那天,早上带着一颗期待又忐忑的心情下楼,准备到酒店门口与柏雄会面。

  从今年四月开始,在网络上查询找到他做我们台湾前七日行程的司机导游后,断断续续地都与他保持联系,以免来到这里摆个乌龙,不见人影。

  与他数次的邮件来往以及短讯沟通,感觉他是一个可靠并且友善的男子,但那毕竟也只是一种感觉,对于我们来说,仍然算是一种冒险。

  来到饭店楼下柜台处,一如既往的先吸一根烟,再走向后门去找他。

  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感觉似乎与他在Facebook上的照片有些不同,但既然手机能够联系到他,那么应该不会错。

  柏雄看见我的时候,脸上绽开了一丝亲切的笑容,并伸出他强而有力的右手与我相握,打了一个招呼。就在那一刻,我感觉整颗心都放下了,至少他没有让我感觉找错人。

  上了车,介绍了家人之后,柏雄便开始给我们解释一些此行必须知道的程序。

  让我们惊讶的是他的安排非常周到,竟然为我们配备了当地的预支电话卡,以及一台曾经风靡一时的诺基亚普通手机,以便容易与他沟通。

  当他提起他的车上也装置了无线网络,让我们在路上不会与外界隔离,确实有一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丝丝小雨仍在台北的天空盘旋,缠缠绵绵,并没有停止的意愿,把我们的行程与脚步给打乱了。经过商量后,我们决定略过小人国的景点,直奔嘉义,也就是我们下一个目标–阿里山。

  柏雄开车极为小心,车子在高速公路上缓慢的滑动,从满是高楼林立的市区到平房直铺的城镇,我们开始了我们真正的旅程。

  我们一边欣赏着沿途风景,一边与柏雄聊着,盼能够在那短短的数十分钟,对他更为了解。

  半途中,我们还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停留了好一会儿。

  所谓的服务区,不外是让司机与乘客可以在漫长的公路上有个休息方便以及用餐的地方。不同的是,在其他国家的这种歇息的地方,都只是一个小小的加油站,只拥有公厕与几家卖吃的小店。

  而台湾的服务区却别有一番风味,台湾政府把这些地方商业化,就像一个小小购物的地方,而且室内装璜华丽,室外布景也极尽写意,让游客们在长途跋涉之余,仍然能够欣赏怡人的景色。然而可想而知,这些服务区不只为当地人服务,也接待了许多许多的外地游客,因此所售卖的物品价格也不比一般的商店便宜。

  途中我们在关西与清水的服务区逗留了好一会儿,让妻女逛逛,我则四处摄影。过了这两个服务区外,嘉义就是我们的第三个站。

  柏雄把我们放在靠近文化路的地方,介绍我们去吃当地最负盛名的鸡肉饭。事实上,对于我们一家三口,那摊鸡肉饭不怎么适合我们的口味,虽然并不难吃,却也不会对之有所垂涎。

  饭饱喝足后,我们便在文化路逛了起来,虽然本身感觉没什么好逛,但也不愿扫了她们的兴致,便与柏雄约好四点钟再见,直闯阿里山,殊不知这一耽搁啊,我耗费了许多宝贵的时光啊!

  上山的路程,就像人生一样,弯弯曲曲,绝没有平步青云的捷径。我更趁机向孩子解释为何上山之路如此弯曲,希望她能够听出弦外之音,与它比作人生的成功之道。

  由柏雄提议而经过我们的同意,我们先来到了二延平步道的入口处,准备先去目睹让我们毕生难忘的阿里山日落与云海。

  来到二延平步道的入口处,已是接近黄昏。根据柏雄介绍,攀登这条步道,将能见证台湾最美的夕阳与云海。

  不巧的是,浓雾正弥漫在我们的所在地,但见许多游客在雾里穿梭来往,朦胧感油然而生。

  上完了公厕,我们来到步道的起点,仰首一望,妻子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阴暗的步道石阶,歪歪斜斜,颇为陡峭,想要攀登,并不如想象中的容易。然而,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我鼓励着妻子女儿陪我共赴这趟难得的旅程。

  经过了许多的坚持与鼓励,尽管寒意袭体,妻子也随着我们爬上了第一个凉亭。当柏雄告诉我们那只是三分之一的路程,要到了第三个凉亭才是观赏日落与云海最壮观最美丽的一处,我们都不禁摇头叹息,脸上显出投降的表情。

  望着妻女气喘如牛的模样,加上自己也是上气不接下气,更想到渐渐滑落的夕阳,只好为自己找个不够时间的借口,决定就在当地静待夕阳的绽放。

  此时,雾已散去,过不了多久,我们终于都看到了令我们惊叹不已的阿里山日落与云海。但见一轮黄金般的夕阳远挂在又橙又蓝的天空里,而远处的山峰却被一层厚厚的云海重重叠叠地覆盖,就像一张大大大大的棉床平铺在山峰上,只露出那座山的最高峰在云层外。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美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晃眼间,一轮散发着暖意的艳阳只剩下半个头颅,把蓝色的天空也越染越金黄。仿佛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那极近完美的夕阳已完全的隐没在白白的云海里,只剩下一声声的惊叹与惋惜仍逗留在凉亭里。

  那种壮观,那种神怡,并不是我的才能所能描绘,也只好掠过不提。

  于是,我们在渐渐暗淡的森林步道里慢慢地下峰,回到车上,向阿里山游乐区前进。

  来到阿里山游乐区的时候,已是天色昏暗。在十三、四度的气温下,我们的寒衣终于都派上了用途,但尽管如此,站在空地里,仍是感觉身体都在颤抖。

  那一晚,我们就住在阿里山游乐区里的大风度假山庄。

  老实说,这家山庄早餐也不备,设施也颇简陋,根本不值4200台币的价格。

  就这样,想着那三分之一的攀登,虽然也有喜悦,也不乏遗憾,然后带着夕阳残留在心底的那一抹余晖,似乎自己便躺在那如棉似絮的云海上,渐渐地入眠。

  而妻子,却一如既往的失眠了。

  但诚如柏雄在凉亭上所说,那一次的身疲力尽,因为那一刹那的绚丽,已经不枉此行了。

  15.10.2014

  文/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