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之旅(六)——山峰之恋

  2014年10月15日。

  今天为我们的行程拉开序幕的是清境农场上一个小小的瑞士花园。

  早晨醒来的时候,鸟语处处可闻,于是洗刷完毕便一个人到建立在悬崖边的花园享受着那股在南洋感受不到的寒流。

  也许是天意,虽然错过了阿里山的日出,却让我在景观山庄无意间撞见晨曦爬过山峰的一幕。

  这对于我可说是难得的机遇。

  那段不期而遇的心情我已捕捉在另一篇心语里,这里也就掠过不再提起。

  一如往常地在用完了早餐便与柏雄会面,将我们带到小瑞士花园的入口处。

  踏入花园里,便闻得花香扑鼻,再加上高山上的那股清新的空气,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晴空万里,湛蓝湛蓝的天空,毫无瑕疵,更为我们在花园里的时光增添了一丝丝的灿烂。

  但见花圃姹紫嫣红,树丛绿意盎然,艳阳下又不失清风的冰凉,正是赏花散步的好时节。

  捕捉了一些影像之后,我们再度登上了柏雄的车子,向下一个目标出发。

  离开了清境农场,柏雄将车子继续往上开。蜿蜒的山路连绵不断,似乎永无止境,在某些转弯处可以直觉的感觉车子在陡峭的斜坡发出撕裂的怒吼。

  这个时候,才深切的体会到一山还有一山高的意境。

  驶了几乎一个多小时,柏雄终于把车子停下来。我们看见有几辆旅游客运巴士早已停泊在路旁,也看见许多游客在武岭的观景台上兴奋地摄取景色。

  我们当然也不遑多让,登上了那个不算很大的平台。平台中央设立了一座小小的亭子,由两根柱子支撑着一块极大的似是大理石的牌匾,刻着“武岭”两个大字以及海拔高度,才知道我们正身处海拔3275公尺的高峰上。这是我平生抵达的最高峰啊!

  原以为看过了二延平步道夕阳的嫣红,云海的白皙与青青草原的翠绿之后,不可能再有什么可以让我更感觉惊叹,直到我们登上了武岭,身处在海拔3000多尺高,才知道什么叫做叹为观止。

  或许这将会是我们这一生能够到达的最高峰,哪能不将这一刻捕捉下来?于是我便要妻女坐在牌匾的两侧,为她们留下了一个纪念。

  从平台上眺望,可以见到一座座的山峰由近而远的交叠成一幅幅雄伟且壮观的山峦景色。

  平台上人群来来往往,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平台,拍完了四周的美景之后,听从柏雄的意见,我们上车继续向前进发,来到了他所谓的更好,可以看到更美更豪壮的地方——合欢山峰。

  只不过是十分钟的路程,我们便到了不远处的山峰。根据柏雄所说,此处因为少了平台而可以环顾四周,更适宜观赏山与山之间的交叠,把四周景色一览无遗。

  把车子停好之后,柏雄指着一座山峰,提示我们那里是抵达最高峰处,同时提醒我们攀登并不容易,但却是此地观景最好的一个地方。我跃跃欲试,妻子却因为膝盖问题,再加上那一日攀登二延平步道而感觉体力不支,决定不愿前往。

  孩子倒是非常爽朗的直呼“我也要去!”

  妻子看见攀上山峰的步道有些险峻,想要阻止。但我不想扫了孩子的兴致,便拍胸担保她的安全,于是我俩便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爬,在某些地方,孩子更需手足并用的前往。

  很多时候,一件事看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是艰辛至极。那看似极短的路程,我与孩子也要停停走走的爬了约20分钟才能抵达。

  当我们爬到最高峰的时候,我忍不住地转了一身,对着天空直呼“哦……!到了!到了!”殊不知其实那还只是三分之一的路程。

  当我俩极目眺望,孩子指着远处另一座山峰小小的人影,我才知道我们只不过是上了一个小小的山丘。

  一时之间所有的豪气与骄傲都泄了。

  一看时间不足,更不想让妻子等得不耐,只好决定在当地将群山的青翠摄入相机里,然后再慢慢地回到原处。

  若是时间允许,我相信我会向自己的体力挑战,攀上那更遥远的山峰。

  然后,我们就横跨合欢山直闯太鲁阁国家公园。

  又是过了一两个小时的驾驶,我们才抵达太鲁阁一个叫天祥的地方。由于时间有点紧迫,我们只在这里用了午餐,不曾逗留浏览,便上了柏雄的车往慈母桥出发。

  依据我的查询,太鲁阁国家公园有好几处旅游景点,但规模是大是小,却不甚清楚,只有凭借柏雄身为当地人的建议,将一些景点掠过。

  当然,柏雄也考虑到我们的体力与时间问题,才会做出这些提议。

  在慈母桥拍了几张照片,我们便来到了燕子口的入口。诚如柏雄所说,太鲁阁的山区与我们前几日所见到的山峰景色略有不同。

  前些日子我们所见到的都是充满生机青翠的山峰,从远处而望,让人感觉心胸广阔,悠然神往。而太鲁阁的燕子口却是像是从巅峰跌入谷底,置身于山与山之间,所见的都是光秃陡峭的崖壁。

  燕子口是一条供人欣赏峭壁的步道。而步道设置在一条阴暗的隧道与峭壁的中间,右边是光线可及的峭壁,左侧则是阴暗诡异的隧道,仿佛行走在阴阳两岸之间。

  我们一边走在步道上,一边欣赏着峭壁上许许多多的洞孔。我相信那就是燕子口地名的来处。

  靠近栏杆低头俯瞰,发现步道也有几百公尺高, 山谷底下是一条小溪。仰天而望,却又看到山峰之间的缝隙的蓝天白云,景色是非常壮观,也颇为惊险,若是不慎跌落,必定粉身碎骨啊!

  谷底的小溪时不时发出淙淙水声,如天籁之音,为我们的行程默默地伴奏一曲。

  行走在燕子口步道上,只需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尽头,其实也不算长。

  走完了燕子口步道,也已到了结束一日行程的时候了。于是,搭上柏雄的车直往花莲市区开去。

  这一天,我们的住宿也是一间民宿。住过了景观山庄之后,对于民宿主人的热情款待,对于这么充满诗情的听海民宿,着实有些期盼。

  听海民宿坐落在小巷里的一栋房子,从门口步行,只需三分钟的时间便到了海边,时不时可以感觉海风徐徐,只是听不见浪涛拍打沙滩的声音。

  民宿主人是一名蛮漂亮的黄如侦小姐,平宜近人,热情友善。,接待我们的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她的房子似乎是两栋房子合二而一,一共三楼。每一楼都可以入住两家人。

  我预定了听海四人房,共有两张双人床。因此,房间置了这两张床之后,空间也缩小了许多。但是房间里却是干干净净,打理整齐,我们看了之后也觉得很满意,只是我们被分配到三楼去,而我需要把三个极重的行李箱搬上三楼,对我这个不曾运动的人,是一种考验啊!

  晚上,我们到花莲市区用晚餐,也因为孩子的双眼红肿而带她去看眼科。

  看完医生后,我们便回到那间舒适温暖的民宿,结束了我们疲劳的一天。

  25.10.2014

  文/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