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

那是一个残酷的社会,贫富悬殊,落后的行政区与先进的中央都城誓不两立,却也无能为力。

在那种弱肉强食的环境里,权贵以维护和平的名义,举办一年一度的饥饿游戏,让12个行政区的参赛者为了生存,自相残杀,同时也被都城玩弄于股掌上。

参赛者为了自卫而迫于无奈的伤害同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精髓在故事里尽显无疑。这等同于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如一盘棋里的棋子,任人摆布。

而她,在屡次参赛当中感动了许多人,终于在第四集为民起义,当上了呼吁众人推翻中央都城的领导。

她就是故事里的女主人翁凯特尼斯。

……

大概是一年多前的一个傍晚,那天下了班之后,连日来的忙碌使我再也没有心思工作,决定让自己的身心放假,于是便与柔儿一起看《饥饿游戏3——嘲笑鸟》的光碟,再度看见凯特尼斯绽放的无比的光芒。

很喜欢凯特尼斯故事里的角色,也喜欢詹妮弗劳伦斯的容貌,因为她们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会让我联想起一位好友——张雪华。

詹妮弗劳伦斯饰演的凯特尼斯是一名十六岁的女孩,她与雪华的五官在某些地方极为相似,可偏偏就说不出到底是哪一部分。

或许是那双深邃刚毅的目光;或许是那白里透红的面庞;更或许是那稍稍卷曲的长发,以及那一副不甘示弱的神情,无一不让我将她们联想在一块儿,除了还能分辨谁是谁之外,我在她们身上都能看见彼此的影子。

詹妮弗劳伦斯演活了凯特尼斯,一个集刚毅与爱心于一身的女子,也似乎披上了雪华的灵魂。

……

爱的伟大,有谁能够否认?爱,可以让一个人登上天堂,也能让人坠入地狱;爱,可纯可邪,可以让人失了本性,也可以挖掘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真善美。

而世界上最最伟大的爱莫过于亲情,看《饥饿游戏》系列便让我想起了亲情与真爱的能量。

凯特尼斯为了保护妹妹而自告奋勇的参与了饥饿游戏,从此改变了她的生活。

这是一种无私的付出,但也是生活的逼迫。

她以一份对妹妹真挚的爱,以及坚硬刚强的性格,完完全全的投入饥饿游戏里,尽管她的本性善良,但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里,她唯有残酷地与之斗争,存亡之间斗智斗力斗勇。

看她在无数镜头下绽放那一股无人可拒的魄力,在某些时刻总会让人为她感到心痛,却又无比钦佩,想自己在那种环境下是否早已横尸荒野。

之所以会觉得凯特尼斯或是詹尼佛与雪华相似,便是那一股永不言败的刚毅。

但我想她俩之间最最令我感动的是那一份对于妹妹(凯特尼斯)与对孩子(雪华)的无悔的爱,绵绵无尽,尽管受尽了身理与心理上的委屈与折磨,仍然屹立不倒坚强的勇敢面对一切。

……

或许那就是母爱的伟大吧?我知道雪华曾经为了孩子受尽委屈,撕扯着心,心灵饱受痛楚,度日如年,表面却若无其事的过着痛苦的每一日,只为让孩子幸福开心的生活下去.

她与凯特尼斯所展现的那种无畏无私的亲情,是让我非常敬仰的。

雪华更把她内心无私的爱,从孩子延伸到朋友,同事甚至是擦肩而过的萍水相逢,让她不欲影响周围的人,总是春风满面,若不是身为她的好友,或许无法预知她曾经经历痛心疾首的煎熬。

每一次看见凯特尼斯的泪光闪烁,就像看见了雪华眼角泪花滚动的画面。

《嘲笑鸟》的上集里有一段凯特尼斯唱歌的一幕,极为让我感动。她用她低沉的音色慵懒地唱出了一首”The Hanging Tree”,从原本清唱,到背景音乐逐渐加强,让我听了仿佛置身其中,被她的歌声感染,心情也随着她的歌声起伏不定。虽然凯特尼斯不曾落泪,但我可以看见眼角那闪烁着光芒的泪花。

那一刻,我似乎听见了雪华在唱歌,唱着她的心事。

雪华也有一把低沉的音色,说起话来总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尤其是当她斩钉截铁的表达心中所想,眼眸中射出的光芒,更是锐利如刃。

……

人有相似,也有不同。

凯特尼斯与雪华之间最大的差异,是凯特尼斯脸上极少看到雪华脸上绽放的那股豪放爽朗的笑容,以及偶尔展现的一份无稽的幽默。

她内向,沉默,时而让人感觉忧郁,甚至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恰恰与雪华的外表相反。

我确切的知道,雪华在许多人的眼里是一个极度亲切的上司与朋友,快言快语,豪爽里不失温柔,坚强中不失柔弱,然而果断的性格,始终容不得让人欺负。

在国际公司里上班,周围不乏女强人,我总是敬而远之,仿佛他们的成功更凸显了我的渺小与弱势。

只有雪华与金叶,曾经无意间闯入了我的心扉,成了我的好友。

与雪华相识也有五六年了,早期的时候,日日见面,常常一起用饭,彼此之间建立了一份默契,时而都会向对方吐露真言。

曾见过她笑得泪花凝聚于眼角,一边笑一边擦拭眼角的泪光,那副图始终在我心底逗留久久,那一刻,我看见了最美丽的她。

前些日子对于她的右耳失聪感到遗憾,想究竟是不是苍天想要公平一些,给了她许多的好,也给了她一些缺陷。

我承认这是身为好友不该有的念头,因为我知道尽管多么坚强,雪华始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子。

这样坚强却又让我感觉自在的女子不多,而我就偏偏遇见了两个。

有人曾经告诉我她不是想象中的勇敢;有人说她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可是表面上她们比许多男子都能干得多。

或许是一份好胜的心理,甚或是社会的逼迫,使她们不得不让须眉,但实则内心却拥有一份丰富的情感。

其实真的好怀念与她和金叶之间那份单单纯纯的友情,彼此之间没有心机,没有隔膜,纯粹是好友之间的互相关怀。

只是景物依旧,人事已非。

……

上个星期陪柔儿去看另一部电影,正好播放《嘲笑鸟续集》的预告片,又在荧幕上看见雪华的影子,倍感亲切,忍不住的发送短讯给她:

“我在荧幕上看见了你!”

“哈?”

“嘲笑鸟!”

她顿时会意,笑了,并回复了我:

“你真的是full of shit啦!”

这就是我们之间毫无介意的友情,偶尔的嘘寒问暖也是一种无言的祝福……

完稿于23.09.2015

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