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雨声

19.02.2015

文/林顺源

除夕之夜,夜凉如水,一家人依照习俗聚集在我家围炉。

尽管窗外寒风流窜而过,满桌丰盛的菜肴,却让桌上的电火炉煮沸得溢出阵阵的温暖与馨香。

饭后,收拾干净,爸妈便离去,弟弟在看完录影带后也带着妻儿回家了。

于是,一阵喧闹过后,一切恢复平静,平静得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剩下冰凉如水的夜,在一片缄默中等待着除旧迎新。

一如既往地在忙碌之后歇息在自己设置的温馨角落,让一阵阵冰凉的晚风亲吻着我的脖子背脊,时不时地发出一阵寒颤。

妻子与女儿却躲在房子里准备今天需要用到的红包。

放眼四望,刚打扫完的屋子,显得干净,舒服,窗外的风更为屋子增添了几许清爽。

从窗口俯瞰,街道上车辆稀疏,显得凄凉,想是家家户户也都窝在屋子里感受团圆的喜悦,或是准备迎接新年,把平日的喧嚷都遗漏在孤独的街道。

扭开收音机,却是梁文福的一首《水的话》,让清晰的歌声在屋子空间轻柔地飘扬。

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想要敲击文字,却是一丝灵感也无,只好作罢,便卧倒在床上翻阅散文诗歌。

或许是酒精的作怪,只是翻了两页便昏昏欲睡,只好熄灯入寝。

原以为如此凉夜,必然可以睡得安稳甜蜜。

……

凌晨四时多,我被苍天撒下的露珠弄醒,但觉脸庞一阵冰冰凉凉,水珠点点。

睁开眼一望,跌入眼帘的是殷红的天空,钻入耳际的却是细细微微的“沙、沙、沙”声响。

原来夜空正弹奏着一曲“夜半雨声”,如天籁之音,夹着一丝丝冰冰冷冷的寒风,在空气间悠悠扬扬的弥漫着,雨丝更肆虐的飘入房间里,微微沾湿了枕头。

我赶紧起身下榻来到客厅,只见靠窗的地板已被雨水打湿。于是,黑暗里我前后乱窜,急忙关闭所有窗口。

如此一弄,睡意尽褪,便点燃了一根香烟,在昏暗的灯光下静听雨声。

静谧的深夜,氤氲的天际,思绪,不由自主腾空而起,想着元旦刚过,如今又要迎接春节, 一年的光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生活一样来去匆匆,晃眼间旧年已从眼帘底下溜走。

这样的时刻,往事便成萝盈筐的一泻千里,多少个岁月,就有多少个回忆,有些历历在目,有些模糊不清。而最最让人难忘的总是一些最不堪回首的故事,重新在脑子里上演。

人的心,就像一间储藏室,再大的空间,如果不去除堆积如山的困扰与心结,如何能够让阳光钻入我们的心房。

而许多时候,人们都忘了清除心里面长年累月堆积的包袱。

想起纠结多年的困惑,终于在岁除的前几天完完全全的解开了,不禁莞尔一笑。

原来,好友与好友之间,彼此一直都在互相祝福着,挂念着,只是基于生活里的不便,只能把一声声的祝福与挂念埋藏在心底,久久久久。

……

伫立于窗前,眺望天边红彤彤的晚霞, 布满天空,飘飘忽忽,时而彼此互相抨击,擦出了火花,电光一闪,春雷咋响,惊扰了沉睡的黑夜。

但见雨丝如箭,淅淅沥沥,点点滴滴,将扬起的沙尘尽数降服,沉淀在湿漉漉的草地道路上。

日间被无数车轮辗过的沸腾的道路,交通灯却躺在路上闪耀着无人问津的红、橙、绿,如波光粼粼。

骤然而至的春夜雨丝,仿佛是在为我们的世界洗涤旧年的污秽,旧年的哀愁。就在那一刻,我想人人都正抱着一份期待去迎接新的一天,新的一年,暂时把所有的不快与困扰置之脑后。

当天亮时晨曦穿破云层洒遍大地,新的希望将会冉冉升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