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爸妈之间的距离……

那天晚上,天空正朦胧,烟霾依然放肆,紧闭着的门窗,我从屋里往外看,原本清晰的景物就这样被烟雾重重吞噬,一切看去都是那么模糊,就像对于自己的爸爸妈妈,一直都无法看透他们的心。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子女能够真正与自己的父母交流,就算有,又是否真的理解他们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否就近在咫尺呢?

至少我知道对于爸爸妈妈的心情,我一无所知;

我不晓得他们开不开心;

我不晓得他们幸不幸福;

他们的心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罩上了一层浓浓的烟雾,任我怎么窥探都一无所获。后来渐渐地才知道,其实是自己不曾努力过。

这么多年来,自己到底有多少次真正与父母交流?我们有谈过心吗?我们有讨论过将来吗?我们有一起乐过吗?最后一次一起“狂欢”又是在哪一个时期?我似乎忘了,甚至自己与他们最靠近的时候是何时也忘了。

是忘了,还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都说自己曾经患过失忆症,一切的一切都仿佛离我好远好远。

若是让记忆追溯到很多很多年前,当我们还小,当我们还年轻,当我们最亲的人就是自己的爸爸妈妈,不论怎么看也看不出自己和他们曾经亲近过。

姐姐她把青春交给了自由,至少我是那样想的。不知哪一年开始她就离开了这个家,到庙堂里与外婆表姐住在一起。

于是,在简陋的三方式的政府组屋里,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只有我和弟弟的足迹。

而后我入伍当了正规军人,时常在军营里度过我的青春岁月,只剩下弟弟和他们住在一块儿,直到他终于不负父望的考入了大学,总算圆了父母的心愿,却也搬进了宿舍暂住,剩下俩老在家面对四壁是墙的屋子,无言以对。

有时候真的好恨!恨自己的记忆一直停滞在某些片段,在我任由思绪飞扬的时刻,就是勾不起心中与爸妈同住时的那一丝丝感动。

有时候会想若是让他们再年轻一次,他们会如何把我们三姐弟带大?

是依然如故,还是会像现在的父母亲,在经济能力的许可下带着一家大小,趁学校假期一起出国游山玩水,共享天伦之乐?

我们的童年,没有和爸妈一起出国旅游的记忆,这或许是我们童年的缺憾,但至少我终于都在今年六月带着双亲到台湾一游,填补了三姐弟心里的一片空缺。

也许那不是爸妈向往的地方,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已到了不惑之年,什么山啊水啊风景啊,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早已提不起他们的兴致。历尽了半世劳顿,那一刻的他们只是随着孩子与孙子们长途跋涉到毫不熟悉的岛屿,饱受烈日的侵蚀。

然而身为儿子的我,总希望在他们有生之年能够三代同堂,一起度过没有距离的岁月。

可是真正的距离并不在天涯,而是近在咫尺,仍然无法靠近他们的心,仍然感觉好远好远。

台湾六月的星空是不是很美,我并没有注意到。

每天晚上入住民宿,一家大小便带着疲惫的身躯赶紧躲入被窝里,享受空调带来的丝丝凉意,独剩我一个人在民宿客厅里整理那一日所拍的照片。

偶尔我会走出门口,对着漆黑的天空发呆,一边吸着香烟,一边寻找着明月当空,在悠哉闲哉的假日里为自己增添些许的诗情画意。

其实真的希望能够在异乡与家人一起畅谈人生,闲话家常,只是我们这一家并没有这样的习惯。

岁月如歌,像一首首绵绵无尽的舞曲,时而高亢,时而轻柔,或是悠扬,或是振奋,不停的播放。

随着音符的跳动,时光的隧道被拉得长长长长的,犹如走不完的路。从前是爸妈牵着我们的小手在些许颠簸的人生道路上停停走走。后来,学会了自立根生,我们各自纷飞,把爸妈远远的抛在后头。尽管他们的步伐无法跟上,我们都不曾回头望望,只顾着朝自己的“理想”奔去。

我们这一家的生活也算是平平坦坦,就像一首缺了灵魂的曲调,偶尔会让人感觉枯燥乏味,一切平凡得竟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让我感动得垂泪的画面。

一个家,只不过是让我们吃饭睡觉的地方。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父亲提着一把锐利的刀与母亲争执。这些年来一直在想那是一场自己做的恶梦,还是事实本就如此。当一切平息之后,渐渐的知道那是争风吃醋所引起的误会。

爸爸为了一家奔波劳碌,妈妈为了一家哑口无言,可三姐弟在他们面前总是话不投机,每每三言两语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

结果当然是造就了我们和爸妈之间的一道横梁,隔离了彼此,那段距离渐渐地无法丈量。

岁月磨损了爸妈皱褶的双手,染白了他们的一头发丝,可在他们心中孩子们永远都是排在第一,尽管在言行举止上他们不曾显露那份真情,然自己身为父亲后,明白了有些爱他们只是摆在心里。

有时候会天马行空的幻想自己和爸爸妈妈有说不完的话,就像朋友之间高谈阔论,也像师生之间探讨人生,在坦坦荡荡的天空底下,敞开心房,没有保留的聊着心事。

爸爸他是否曾问过我长大后想要做什么?妈妈是否曾问过我婚姻是否美满幸福?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如天方夜谈。

在我们的人生当中,爸妈始终都只是一盏黑暗里的灯光,任风吹雨打,始终沉默无语,却为我们照亮了前方的路。他们不懂得如何为我们导航,也不会为我们指引方向,只是从不言弃的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伸出他们写满爱却又斑驳的手掌心,紧紧的握着我们的手。

终于都成家立室了,拥有了自己的家,结果把双亲的恩情都抛诸脑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只有当母亲提起周末煮饭炒菜才有机会共聚一堂。

是他们不懂得如何与孩子们交流,还是他们选择了给我们自由?一直都想不通这个道理,为何我们和朋友同事之间偶尔可以滔滔不绝的东拉西扯,面对爸爸妈妈时却只有沉默代表沟通?感性的我,有些话时常话哽咽在喉头,说不出口,究竟是个性的倔强,还是东方人的观念,我无法知道。

我曾发送许多问候的信息给一些久违的朋友,我曾担心孩子突然消失踪影,但可以好几日不闻双亲的消息,仍然安然的度过每一日。难道这真的就是爸妈与孩子之间的债务,今生孩子来讨债,可以不顾父母心里的感受而任性妄为?

上个星期四趁马来族节日我决定向母亲学习煮咖喱,于是妈妈提早便准备了料理来到我家,更知会我晚饭还有爸爸以及姐弟一家都会过来用膳。

我心底暗暗欢喜,毕竟像这样的一家团聚将会越来越少,因为我知道爸妈都老了,再过些时候他们也就不过是一方净土,一坛骨灰,想要与他们相聚,也只能面对他们的沉默,更别说谈心。虽然我无法与他们做心灵的沟通,但至少我可以把一家大小都聚在一间屋子里,让爸妈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那天早晨,我尽我所能的向妈妈学习煮咖喱。

妈妈很明显的不是一个好导师,尽管提醒了数遍,依然忘了应该对我解说步骤,只是自顾自的忙前忙后,弄得我也跟着手忙脚乱,一时想要把步骤写下,一时又想要亲手动工,不想她太过劳累。

午后,爸爸也随着来到了我家,在准备了所有料理之后,做菜之前,爸爸坐在我的休闲小角落带着耳机听着他的歌曲,妈妈则坐在沙发上一边折叠衣服,一边看着重复了无数遍的邵氏电影。

望着两佬,我忍不住提出我的相机,将他们寂寞孤独的神情双双捕捉在相机里。

但见父亲眯着双眼,仿佛老僧入定,额头上岁月的痕迹犹如水的余波,心里想着什么,我看不穿,就像平日他在姐姐家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般,将自己封锁在自己空虚的世界里。

而母亲却是木讷的时而抬头望着电视屏幕,时而低头折叠衣服,禁不住的想起曾经数次发现她对着电视自言自语,更想起她渐渐衰退的记性,把我看得既担心又害怕,着实痛在心里。

虽然只隔了五尺的距离,可是我完完全全感觉不到他们的心,那一刹那,我深切的体会到爸妈和我之间的距离根本是无法丈量的!

终于到了煮饭炒菜的时刻了,我先开始跟父亲学习他的拿手好菜。

父亲最擅长的是一盘滑嫩的碎肉脞蒸蛋以及一锅肉脞汤。我虚心请教,父亲也乐得炫耀伎俩,裂开大嘴为我一一解释如何调料,要加多少水份等等,我可以感觉得到他那寂寞的心灵暂时得到了慰藉,提起孩子们如何喜爱他的拿手好菜更是让笑意与骄傲爬满了他皱褶的脸庞。

父亲弄完了之后,便与母亲互换位置,我则继续留在厨房里,尽管汗水淋漓,却也满怀兴奋。母亲把捣碎的蒜倒入炒锅里,然后开始示范教我如何炒菜,我边看边实习,与妈妈有了最近的距离,时而因为我的笨手笨脚而逗得她的脸上绽放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直到一顿晚餐终于都可以上桌了。

忙完之后,我要大家把餐桌移至客厅,好让大伙儿舒舒服服的一起用餐,我则开始自个儿在厨房里洗洗刷刷,急于把所有的油腻都清洗干净。虽然我没有和大伙儿一块儿吃饭,但在我清洗厨房的那一小片刻,我的心是感动的,是快乐的。

那一晚,当我带着一身的疲惫投入床的怀抱时,一颗心满满都是感动与幸福。尽管我仍无法靠近他们的心灵,但那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与爸妈一起做饭给大伙儿吃,而我们之间的距离在那一刻似乎缩短了一些些。

很多时候,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真正的体会到某些事的过程并不如想象中的简单。自从开始决定学习煮饭炒菜,才明白每一道菜都渗入了一丝丝的情感与疲倦。

以前,总是不经意的随口一句想吃什么而让爸妈忙得透不过气,此刻想起,愧疚从心底不禁涌上心头。

那么多年来,妈妈都是默默地为孩子们烧菜做饭,把她心里最真挚的情感都投入于每一勺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里,把母爱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我们总是饭饱喝足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何曾对爸妈说过一句感激的话语?双亲的心血总是被孩子们看做是理所当然,所有的汗水都不曾挤入我们的眼眶里。

那天经过柔儿小学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许多开得正灿烂的紫色喇叭花攀附在篱笆上,妩媚的摆首弄姿。我的视线因为热衷于摄影而被牵住。仔细的望着那些花朵,突然为它们感到惋惜,想着它们尽管娇艳,仍然被路人忽略着。原来越是常见的事物,越容易被我们忽视。

这让我猛然想起三年前带着妻女去到北海道的一座花海,扑鼻而至的花香让我们精神为之一振,没想过其实花香处处在,只看我们是否曾经用心去体会在我们身边的美好。

记得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是假的,什么都可以改变,唯有亲子关系永远不变,永远都是事实。

柔儿从呱呱坠地到如今长成一个小小的大姑娘,我们都经历了许多困扰,方始知道原来这一副重担不如想象中来得轻易。

其实许多时候,我都把身边所有的一切当做是理所当然的。孩子听话是应当的;爸妈疼爱我也是天经地义的;同事们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一切的一切,一直都以自己的视觉去看待,往往忘了真正理所当然的应该是表示心中的感恩与感激。

我和爸妈之间的距离,实在是无法丈量的。在我跌倒的时候,他们似乎就在我的身旁,默默地关注我的一切,必须时或许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扶我一把。在我快乐的时候,他们仍然保持沉默,只是暗暗的在心底里发出会心的微笑,感动于自己多年的苦劳没有白费。只是我相信在他们心底深处,或许也在盼望能够对孩子们的生活了解多一些。

易位而思,我也希望知道自己的孩子想些什么,对于我这个父亲是否满意,我又是否做到了父亲应该做事,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能够把我和她之间的距离给缩短,我不想去干涉她的生活,她的思想,甚或是她的心愿。但我希望能够与她为友,为她撑起一片湛蓝的天空,当日后她想起她的父亲时,她会觉得自己拥有最靠近她的天使……

若是果真如此,我心足矣……

01.10.2015

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