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及待

01.02.2015

文/林顺源

等了这一天已经等了多时,当它到来的时候,在参与了公司一年一度业绩报告会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搭乘地铁赶到以书城著名的百胜楼,只为索取最新一期的《新加坡文艺报》。

从去年开始,我便断断续续的曾将我写下的心语投稿在早报副刊,只是投了好几篇,始终都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回音也没有,渐渐地感到灰心而想要放弃。

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随笔南洋网”的网站,看见《新加坡文艺报》邀请读者与写手踊跃投稿,于是便带着侥幸的心理发了我去年写过的一片文章《我望着他的背影》给林子老师。

没想到很快的便收到林子老师的回应,更得到主编李选楼老师的鼓励,同时提议我作品题目以《父亲的背影》较为贴切,给了我一线新的希望。于是,我又投了两篇作品给林子老师。

自从林子老师在年初的时候以邮件告知我我的作品已经安排在最新一期(2月)《新加坡文艺报》刊登之后,一直就在期待这一天快点到来。

当我抵达百胜楼的时候,实在不知道这份属于免费的文艺季刊是否已经出版,但由于心急且害怕索取不到而不顾是否会白走一趟。

根据我的搜查所得,此文艺报只在数间书店分赠,于是便跟着资料前往。可是来到第一家书店跟前时,却发现大门紧锁,杳无人迹,失望之余,急忙前往寻找第二家。然而事与愿违,我在百胜楼二楼的回廊来回疾走,偏偏碰到几家书店都告休业,也不知是我来得太迟,还是他们星期日从不营业。

就在我将要放弃的时候,却在转角处看见新华文化事业的侧门透出些许灯光,一线希望由心底冉冉升起。我加快脚步来到了店门前,终于看见一位老者站在门口,正好整以暇的等待顾客登门光顾。

我在店门前用目光扫射,终于看到了那份令我心跳加速的季刊,就在柜台前的一个小角落。只见洁白的纸上印着墨黑的方块文字,感觉仿佛遇见了老朋友似的,让我配感亲切。于是,我对老者投以一份询问的目光,伸手提起其中一份,心底里却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我将会看到自己哪一篇作品被录取刊登。

确定了那是免费季刊之后,我取了两份,便走出书店,迫不及待地找了一处坐下,急忙翻阅,急欲找到我的作品先睹为快。当那五个醒目的《父亲的背影》终于映入眼帘时,我感觉得到自己的眼眶微微潮湿,激动不已。

仔细翻阅确定那是我的作品无疑,我便迫不及待的将那印在白纸上的我的文字摄入手机里,将它发送给国强,妻子以及姐姐和弟弟。

然后,我也迫不及待的把影像发给两位好友,但求与她们分享我的快乐。

虽然不欲追求文学,但对于喜爱文字的我,能够让一群喜爱文字的读者看到我的文字,也算是满足了我一些小小的虚荣心。对此,我真诚的感谢林子老师与李选楼老师给我的鼓励与机会,让我继续努力不懈的记录我的心语……

后记:当姐姐和弟弟读了我的作品之后,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对于自己的父亲不曾了解,突然心生愧疚。其实,在我写下那篇文章的时候,何尝不也是感到羞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