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妈妈的吻

Blue sky
Blue sky

那是星期三的事了。

那天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一日,在日落而息的时刻走在街上,准备到巴士站搭公车到宏茂桥太和观医院探望妈妈,不经意抬头看见天边呈现一片浅浅淡淡的蓝色,以及如棉似絮的浮云朵朵,一时喜不自胜,忍不住拿出iPhone手机将那一片久违的蓝色的天空捕捉了下来,更捕捉了我那一刻的兴奋。

说是久违并不为过,这些日子饱受烟霾的侵袭,一直都在期待着能够再次邂逅年中时那蔚蓝的天空。那天所见虽然不是我所喜爱的湛蓝,却也让我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尤其是妈妈的康复指日可望,脚步更轻盈了许多。

我喜欢湛蓝的天空,让那晴空万里的一片湛蓝掀起我的情绪,或是感动,或是豁然开朗,它的每一次出现,都是一次美丽的邂逅。

巴士在忙碌的公路上行驶,我却在一路上想着这两个星期的历程,每一天上班下班,然后到医院探望妈妈,虽然不是什么苦活,不知为何总是感到疲惫不堪,或许,担忧本身就是一种负担,让人感到窒息。

如今妈妈被转移到太和观医院疗养,渐渐康复,我也可以放下心中的那颗石头。

抵达的时候,弟弟与弟妹刚好离去,只剩下我和妈妈毫无边际的闲聊。

聊着聊着,妈妈看我一脸倦容,逐催促我回家洗澡吃饭,我却想陪她多聊一会儿。

突然间,妈妈又再提起某某人的某某人中风而入院,我心里却想:咦,这不是十分钟前她才提起的事儿吗?

我不敢直视妈妈,害怕自己狐疑的眼神泄了底,心里着实如被针刺般淌着血。

妈妈的记忆真的衰退了,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

我见她侃侃而谈,没有打断她的话题,却清晰的记得她说的每一句都与之前所说的话大致相同。

过了不久,扩音器里响起了催促探访者离开的通告,好让病人休息,妈妈再度要我赶紧回家。

我也确实累了,于是便站了起来,从地上提起背包,准备离开。

我慢慢地靠近她,在她额头上轻轻抚摸,然后要妈妈不要多想。

其实是我在语无伦次,多想的人或许是我。

妈妈对于我的动作似乎有点意外,但也挥了挥手答复我她不曾多想。

终于,我鼓起了勇气,撇开那个作了多时的心里挣扎,突然弯下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与她道别。

亲完之后,我匆匆的离开,泪水几乎夺眶而出,那是对于自己的举动而感动得泪光闪烁,与此同时,我也因为这是不曾发生过的事而不敢直视母亲。

我不知道母亲当时的心里作如何想,是否觉得孩子疯了,还是担心她了,但我希望我的举动能够代表我心里面那说不出口的“妈妈,我爱你。”

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我抽出了一根香烟,点燃,深吸,然后抬头望天。

此时天空早已落下夜幕,烟霾既然已退,清澈的夜空里我看见了晚霞轻轻漂浮,便想起下班时看见天边的那一片蓝色的天空,我感动莫名。

这么多年来,从懂事到今天,搜查我的记忆存库,我毅然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给过妈妈一个亲切的吻,直到那夜。

想必妈妈也为我的举动给吓坏了。

就在烟雾萦绕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对着天空,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心里说:妈妈,我爱你。

17.10.2015

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