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喃自语

那天妻女外出,独剩我和母亲在家。

我在编辑相片,母亲则在看着电视节目。

电视机的声量开得极小,直如文鸣,我只能隐隐听见一些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见母亲开口说话。

“这个男子真的好恶毒……”;

“哎呀,死啦死啦,这样狠毒啊!”

虽说突然,却是“听”多不怪,然而心里却不禁一酸,更有一点疼痛,仿佛有一支细小的针正刺着心胸。

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我也不是唯一一个发现的。

父亲知道,姐姐知道,妻子知道,甚至孩子也知道。

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想,母亲的喃喃自语究竟象征什么?

是她寂寞了吗?

是她害怕静默吗?

还是……这是老人痴呆的警兆?

每一天下班回家看见母亲或是坐在窗前,或是半卧在床上对着电视机,看着不知重播了多少次的影片,总有茫然失措的心情。

可母亲却极少极少转换频道,就是对《天映频道》情有独钟。

昨夜妻子来到我身边对我悄声的说:“你妈连炸虾都不知如何弄了,竟然问我要用什么面粉……”

我望着妻子,投以一双无奈却又微微湿润的目光,叹息着说:“妈老了……”

是的,母亲真的老了……而且这两年似乎老得特别快,快得让做孩子的我有点不知所措。

每天看着她用一份爱心慢慢折叠我们晒干的衣服,是打发时间也好,是赋予亲情也罢,每一个缓慢的动作都扯疼着我的心,也让幸福把我的心填得满满满满的。

想起母亲为了让柔儿吃她爱吃的炸虾,步履蹒跚的去菜市场买虾,却忘了该用什么原料来烹调,听了让我格外难过。

母亲不善言词,不懂得与人交际,平时遇见交际场合就会避而远之,可是我知道那是因为她总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懂。

此刻想起,孤僻的我似乎得了她的遗传。

自从认真的面对人生,知道生、老、病、死不过是人们必经的路程,就开始学会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尤其是双亲的健全。

可是一想到母亲日渐衰退的记忆以及她迟缓的动作,仍然会害怕有一天她会不记得我们这班孩子与孙子。

从小到大,母亲很少和我们真正聊天,也尽量不与我们提起她的心事。尽管她受尽委屈,尽管她担心孩子,她总是默默无言的看着所有事情的发展与发生,偶尔为我们而泪流满面。

对于母亲的喃喃自语,我不知该如何处理。有时候,我好想找些话题与她聊天,可是自己和母亲本就属于同一类性格,比较沉默寡言,这对于我来说是颇为困扰的事。

犹记得母亲住院的那段日子,每天我都会去探访她,偶尔闲话家常,似乎比此刻的我们更靠近。

那个时候,每天都有她的三个孩子轮流去探病,加上父亲也不辞辛劳的买点心给她吃,或许那也是她和我们一家人在这些年来最亲近的时段。

如今,母亲搬来我家住了,不知道她是否也曾怀念住院的那段日子,至少那份温馨在疗养院里总在空气间蔓延,胜过今天屋檐底下的那份冷清。

人生无常,母亲总有离开我们的时候,偶尔会想,当有一天母亲真的走了,我会否突然怀念起她的喃喃自语,而感觉整间屋子里似乎缺少了什么……

04.03.2016

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