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旧作

老树

曾经,从窗口往下望,看见刚刚离开我家的父亲,如小蚂蚁般的在行人道上向自己的家走去。他走得很慢,手提着一袋工具,拖着拖鞋,他的身影,时而出现,时而隐没在老树下。望着父亲的身影渐行渐远,逐渐从我的视线消失,似乎已与老树融为一体,心底的愧疚猛然涌上心头,泪珠打湿了我的双眸。父亲,就象那几棵长年累月伫立在路旁的老树,一直为我们遮阴,挡风阻雨,然而我们可曾真正的去了解他的孤独与寂寞。而他的寂寞,他的辛酸,可曾有个地方投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