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枚新月——散文诗

23.02.2015 文/林顺源 又见一枚新月,悬空露出月牙,牵引着我的目光,投向无垠的穹苍,惊觉浮云都已化作露珠坠落在绿草如茵的岛屿。喜欢这样明净的夜空,一尘不染的黑漆漆的夜幕,只有星儿寥寥可数,烘托着新月,眯着眼闪闪发光。 淋过雨的道路,湿漉漉的,一副被践踏受了委屈的模样,欲哭无泪,只有枯叶紧贴着它们的胸膛,缠缠绵绵,没有丝毫嫌弃。清风却用它无形的手,挠得树影都投映在陆地上婆娑起舞,街灯依旧默然无语。 如此周而复始,月儿不曾埋怨自身缺陷的轮廓,恒古以来,不分贫贱的绽放笑颜,即便是经过了千年万年,总是如期而至的悬挂于天边。 劳累了一日的心,喜见新月如钩,一下子便敞开了心怀,伫立于风中,听着风的呢喃,浅唱低吟。我放眼凝望,看见了一枚新月在对我微笑,把温情,揉进了我的目光。 Advertisements

夜半雨声

19.02.2015 文/林顺源 除夕之夜,夜凉如水,一家人依照习俗聚集在我家围炉。 尽管窗外寒风流窜而过,满桌丰盛的菜肴,却让桌上的电火炉煮沸得溢出阵阵的温暖与馨香。 饭后,收拾干净,爸妈便离去,弟弟在看完录影带后也带着妻儿回家了。 于是,一阵喧闹过后,一切恢复平静,平静得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剩下冰凉如水的夜,在一片缄默中等待着除旧迎新。 一如既往地在忙碌之后歇息在自己设置的温馨角落,让一阵阵冰凉的晚风亲吻着我的脖子背脊,时不时地发出一阵寒颤。

又一客机坠落罹难

06.02.2015 文/林顺源 那天手机屏幕显示新讯息,打开一看,原来是梅儿开玩笑却又满怀感概的问我是否还敢搭乘飞机,然后黏贴一则台湾复兴航空客机坠毁的新闻的链接——31死,17伤,12失踪的悲剧。 读了之后,感触良多,悲从中来,逐默默地为罹难的搭客祈祷。 原以为人的心因为司空见惯会变得冷漠,甚至坚硬,对于世界上演的悲剧不再存有丝毫难过,然而每次深入了解情况之后,依然会热泪盈眶。

城里的月光

03.02.2015 文/林顺源 星期六的傍晚,无所事事,逐决定到城市中心捕捉夜景,学习摄影。 于是,告知了妻女后便提着摄影机及三脚架搭公车长途跋涉来到曾经熟悉以及的滨海湾。 抵达的时候,已是日落月升华灯初上,但见行人步道上人群熙来攘往,或是三五成群,或是成双成对,有本地青少年,也有异国游客。 而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上都挂着一丝丝幸福的光彩,为这灯光昏暗的步道注入了几许生气。 放眼眺望,那时正直明月当空,星辰稀疏, 浮云几朵,风声在耳畔低低呢喃,响起天籁之音,优美迂回,荡人心魄。

迫不及待

01.02.2015 文/林顺源 等了这一天已经等了多时,当它到来的时候,在参与了公司一年一度业绩报告会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搭乘地铁赶到以书城著名的百胜楼,只为索取最新一期的《新加坡文艺报》。 从去年开始,我便断断续续的曾将我写下的心语投稿在早报副刊,只是投了好几篇,始终都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回音也没有,渐渐地感到灰心而想要放弃。 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随笔南洋网”的网站,看见《新加坡文艺报》邀请读者与写手踊跃投稿,于是便带着侥幸的心理发了我去年写过的一片文章《我望着他的背影》给林子老师。 没想到很快的便收到林子老师的回应,更得到主编李选楼老师的鼓励,同时提议我作品题目以《父亲的背影》较为贴切,给了我一线新的希望。于是,我又投了两篇作品给林子老师。

愉快的短暂旅程

  27.01.2015 文/林顺源 星期二的晚上,凉风习习,从窗口窜入的寒风渗透心扉,整个人却感觉温温暖暖的。 独坐在窗前,想起今夜搭巴士的经历,心里禁不住的泛起一阵会心的微笑。 那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也是一个愉快的短暂的旅程。 下班后,陪柔儿到图书馆借完书,我俩坐在巴士站等车。 不一会儿,巴士来了。  

迟到的过客

26.01.2015 文/林顺源 图/网络 如果脸书(Facebook)也有网龄的话,我想我是一个仍在学习走路的小孩,而且是一个迟到的过客。 只是,对于这个虚拟的世界,我并没有太多的好奇与期待。 许多年前就已经听过脸书这回事,也大约知道如何运作,但是一直都抱着一份不屑的心态去看待它,缘由自己对于电子情感联络站拥有莫名的误解。 记得很多很多年前,当网络还是一个遥远的梦想的时候,每一声祝福,每一句问候,都是那么铿锵有力,都是那么倍感温馨。 即便是一张贺卡或是明信片,也需要一份心思去选购,细心填上真诚的祝语,地址,再贴上邮票把一份情感遥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