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谈烟色变

突然怀疑自己似乎得了洁癖症,昨日洗了三次澡,今夜也不遑多让,竟然在两小时内冲了两次凉,对于我来说可谓是绝无仅有。 这几天,家的门窗都是紧闭着的,害得电风扇愤怒的旋转,转啊转,转啊转,马不停蹄的奔跑着。 人仿佛也因被困在四面是墙的屋子里而感到极易疲劳,更是感觉讷闷。 从27楼的窗口望出去,但见平时所见的一景一物早已陷入一片朦朦胧胧,一层灰灰白白的薄雾弥漫在空间,感觉如身处雾中。 Advertisements

知足,得以常乐

全家福 当我开始懂了,知足已经成为我生活里的一部分。——题记 小角落里,一杯咖啡,一把电风扇,两张藤椅,一本被搁在一边的散文,以及一个人,就这样做无言的交流,身心仿佛得到无尽的释放,原来自己真的开始感觉累了。 电风扇在努力旋转,静谧中可听见它的嘶吼。 而杯子里飘出来的浓郁,温热温热的,在鼻子底下诱惑着我提起懒散的手,把它举起,轻轻尝一口,滋润我干燥以及的喉咙。 我的双脚却搁在另一张藤椅上,随着心里的旋律弹跳着的音符微微摇晃。 或许,这就是我想要的,在下班后能够偶尔静静地坐在我的休闲小角落里,睁着疲累的眼睛对着天花板放空,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说。 其实,能够这样懒散的挥霍时间,有时也是一种幸福。 ……
知足,得以常乐

双环彩虹——瞬间的美丽

昨日从公司出来走在熟悉以及的行人道上,想到终于可以把一日的疲乏卸下,脚步有些轻快。 那时正值黄昏时分,微风习习,虽然见不到夕阳暖烘烘的轮廓,却可以看到它的光芒把周围的建筑映得黄金黄金般,头顶上蔚蓝的天空则披着一层灰白灰白的云裳,让人感觉舒畅。 拐了个弯,举目眺望,但见远处却是层层浮云,或是薄如棉絮,或是厚如棉花糖,蓝与白与灰互相衬托,给予人一层极度写意的心情。 我喜欢云层背后的那一片蔚蓝。 突然间,不知从何处飘来几滴水珠,溅在脸庞与发梢,我眉头一皱,转过身举首仰望,害怕栖息在树上的鸟类又送了我一份大礼。
双环彩虹——瞬间的美丽

生命里的空白

2002年11月,我把她带到了这个世界,可是我只有她的三张相片。 2003年,我依旧只有她的三张相片。 2004年,无。 2005年,无。 2006年,她的相片开始多了起来。

“看电影”怎么说?

有一天,与妻女搭电梯下楼准备出门,电梯下降到中途停了下来,门打开处,只见两男两女四个华族青少年踏入电梯里,看年龄不过是大柔儿约两岁而已。 原本不小的空间,一下子仿佛拥挤了许多,而原本叽叽喳喳的我和柔儿也沉默了下来。 未了,门关上,电梯继续下降。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把玩着手机的女孩突然开口以英语问:“How to say watch movie in Chinese ha?” 咋听之下,我略略把头底下,稍稍转过面,即刻把目光投向柔儿,双眸满满尽是不可思议。 但见柔儿也正向我投以一个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我意会到柔儿她看懂了我的神情。 我禁不住仔细打量那名女子的一身,更开始注意她的口音,只想从中判断她的国籍,毕竟来自马国的华人因为环境关系而不懂中文乃是情有可原,只是连“说”都不行,难免为此而感到沮丧。 辨别她的口音确定应该是道地的新加坡人后,那份悲哀更是沉重。 这些年来,看着中文与华语一直被新加坡的华人逐渐“放弃”,对于一个喜欢中文方块文字的我来说,确实是痛在心里。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想我们怎样说都是属于中华血统,如何能够连自己的所谓母语也不懂得呢?若是不懂得写或者拼音尚情有可原,然而连那么简单的三个字也说不出口,可谓是让我感觉无语了…… 31.07.2015 林顺源

无题——随笔

人总有胡思乱想的时刻,在某个时候任思绪天马行空地奔放,一忽儿东,一忽儿西,于是所有近日来的经历都会蜂拥而至。 昨天下班时仍然可以看见慵懒的斜阳正静静地挂于天边,把天空染成一片金黄灿烂的色彩,舒缓了我急躁的情绪。 近日来因为项目进度不甚顺利,甚至夹于政治斗争里,感觉有点疲惫,逐决定回家后什么也不干,就让身心放个大假。

简单的快乐

好久没有写作,突然之间感觉仿佛方块文字与我隔离得好远好远,或许这就是久不运用而生锈的原理吧? 缘由工作关系与其他因素,这些日子来时常发现自己无啥空余时间让自己的思绪在空荡荡的空间里游荡,就算有时间也在编辑照片,导致忽略了这个《放飞思绪》的空间。 星期六的下午,依然闷热,打扫完家里的卫生后,一个人独自坐在咖啡店里享用一杯普普通通,便宜至极的咖啡,却已足够让我感到身心愉快。 不知从何时开始,懂得快乐就是那么简单,只需区区一块钱,便买到了片刻的满足;

国父,您好走!

  29.03.2015 文/林顺源 图/网络/Ashley Virgilius Leong 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一言一语; 我,从来没有受过他一点一滴的教诲; 我,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任何一丝一毫的情感; 可是这几天来,关于他的故事,他的一切,为何总让我突然很想很想,为他而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