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寻找平衡点

  22.01.2014   文/林顺源   图/网络   这几天因为线上培训而总是弄得天黑了才能踏出公司的门口。   今天也不能幸免。   落了幕的工业区在这个时候显得分外冷清,日间车辆划过的噪声,上班族走过咿咿呀呀聊天的喧闹此刻都已褪尽,只有街灯默默地把树影投映在阴暗的行人布道上。   拖着疲乏的脚步,走在寂静的街道,一日紧张的心情也似乎因为那一份涤荡在空中的雨的气息而逐渐放松。   上了巴士之后,一如既往的望着玻璃窗外的朦胧景色而憨憨发呆,更开始了胡思乱想。   记得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为自己设下了几许目标,希望能够一一的在今年实现。   而其中之一就是要让自己过一个充实又惬意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四十五

文 / 林顺源 2015年1月20。 我的生日。 从来对自己的生日不甚在乎的我,不知从何年开始,在这一天总会写下自己当天的心情。 我不懂,四十五对每个人来说,代表着什么?然而这个数字对今年的我却意味着在世的年轮。 如果我注定能够活到九十岁,那么四十五就是我在这红尘俗世走了一半的里程碑; 而如果我只能够活到六十岁,那我就算是在这个人生的河流摆渡了四分之三的时光。 出生于年初的我,总是发现自己在新的一年拥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在心中荡漾,尤其是在北风放纵的季节。 当旧的一年才刚刚划过指尖,挥别了昨年,突然又发现自己又要向另一个岁数的自己告别。 岁月,总是毫不迟疑地催促我想把自己的步伐放缓。 ……
四十五

无法掌控的生命

08.01.2015 文/林顺源 12月的某个下午,因为岁末而公司显得冷清,单位里除了寥寥数位同事之外,其余人都度假去了。 百无聊赖,拖着缓慢的脚步毫无目的的走到另一个部门,与几位同事闲聊了起来。 那天,正巧遇上亚航QZ8501班机被怀疑已经失事坠机,话题自然也离不开这件让人感叹悲伤的事件。 聊着聊着,CH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让大家斟酌并给予意见。 “如果你们全家(包括兄弟姐妹,双亲与孩子)准备出国旅游,你们会否搭乘同一班航班?” 我带着一份不信与疑惑的目光望着她,然后理所当然的说:“当然啊!为何有此一问?”虽然心底里早已有了答案,但还是想听听她的意见。

那一段写满绿意的青春

06.01.2015 文/林顺源 再度踏入宏茂桥中学的时候,已是过了29年之后的事了。 就在去年小六会考放榜之后的第二天,与妻子、姐姐带着孩子们到一些中学校去参观,以便物色最合心意的学校让柔儿就读,缘由临近我家,便也包括了这间我待了四年的母校。 依稀记得几年前母校曾被化整为零,重新健起,因此如今的校园,已不再是我花了四年时光的地方。 当妻子与姐姐带着孩子们到AV室听校长演讲的时候,我却带着我的相机四处走走,只想捕捉一点一滴似曾相识的感觉。

2015年的第一场烟花

01.01.2015 林顺源 站在家门口的回廊,当时钟即将敲醒新的一年之际,当晚风銜着碧山公园民众的“五、四、三、二、一”倒数声钻入耳里时,身边的柔儿兴奋的直呼“Daddy!开始了!开始了!” 还在摸索如何将iPad连接到摄像机遥控的我,手忙脚乱的希望能够尽快弄好,可以用iPad控制摄像机的快门,却已来不及了。

悲戚的岁末

30.12.2014 林顺源 明明知道他们应该是遭遇不测了,更从媒体得知坠机已经是一个事实,可是当我翻开脸书看见一名朋友转载的新闻,附带一张落难者亲人拥抱痛哭的一幕,禁不住还是感觉鼻子一酸,泪水仿佛就要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