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回途即景

掠过的街灯 沉默而没有生气 就像倒退的录像带 明日又是同一番风景 巴士车厢里 怠倦爬满了一地 低头俯首的乘客 仿佛在找寻自己遗失的 时光 道路上危机四伏 窗外车辆如参与竞跑 一辆比一辆快 一辆比一辆莽 横冲、直撞 疲累的手却忘了打信号灯 宽阔的快速公路 车子爬的比乌龟还慢 车龙 在短短的时刻 快速的延长 天边的云彩 白了又灰 灰了又黄 黄了又红 就像羞涩的姑娘的脸庞 染红了 夜空的轮廓 我想 今夜或许会 有卷雨帘挂在窗前 […]

阴天

天空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没有警兆 灰色的网已笼罩了我 来不及做出反应 几乎疑是夕阳的滑落 初升的晨曦 温度无处投递 一丝丝的光线被隐藏 在厚重的棉袄背后 路上的上班一族 步伐匆匆 倦怠的脸色夹着一丝丝的惶恐 风很狂野 手掌紧握着伞柄 御风而行 细小如针的冰凉的雨 急欲把伞刺穿 找到了隙缝 溅湿了我 睡眼惺忪的脸庞 阴天 打湿了一日的行程…… 05.12.2014 文/林顺源

于是

于是 我把往事剪成碎片 静静地 枕在梦里 让一切 随着夜的晕眩 轻轻地、轻轻地 叩响我的 记忆…… 07.12.2014 文/林顺源

梦想

  今天参与了公司一年一度为2015年筹备的营销会议,目睹一段振奋人心的关于梦想的视频,逐决定将心中所思记录下来。   记得数月前追看《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听着导师与参选者有关梦想的对话,看着选手们为了梦想所付出的牺牲与代价,总是情不自禁的为自己缺乏勇气追求梦想的懦弱而感到羞愧。   我也有梦想,可是直至今日,仍然没有一个可以实现。   少年时想当歌星,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感性引起听众的共鸣,更希望能够用荡人心魄的词曲舒缓失落人的愁绪。   但缺乏自信让我把这个梦想一直隐藏在心底。   后来,也曾因为爱上武侠小说而对中文方块文字情有独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作家,写出感人肺腑,催人热泪的作品,却因为文字功底有限,资质平庸,未能得偿所愿。   而近日,除了写作之外,又爱上摄影,又希望自己能当一名优秀的摄影家,把无言的故事在摄影集里细细咀嚼。   结果因为贪多嚼不烂而导致一事无成,只能无奈的沿着这些梦想的边缘徘徊。   追求梦想,必须付出代价,这是我所能理解的。而我自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去想过要如何奔向我的梦想,只是随波逐流的上课、下课、考试、升级、玩乐,完全忽略了心底里的那一腔热血。   步入中年后,曾拴心自问,是否愿意为了梦想而一再的承受失败的滋味?是否愿意放下一切,辞去工作,冒险的躲在房里写作,把养家的一副重担交给妻子?是否能够放下与妻儿共度天伦之乐的时光,将时间花在研究摄影方面,不顾一切的勇往直前?   或许,梦想要在身无牵挂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去追求,更或许这就是人们时时找到最好的借口。   在这步伐匆促的社会,单单工作与家庭琐碎就已经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偶尔闲暇时刻,也只能翻阅报纸,或是看看书籍,想要聚精会神的写稿,脑袋却像是被掏空了一般,什么字也敲击不出,更甭说写一篇好的作品,甚或是提起精神四处去摄影。   是诸多借口也好,是当今社会不允许也罢,尤其是当年少时家庭背景不容许我追逐这些遥不可及的梦想,为了生存,为了养活口,不得不与自己的梦想遥遥相望,在白日里做着深夜的梦,于是我始终与我的梦想隔了一段遥远的距离。   曾为了梦想而投稿多次,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时而让我感到气馁,不知是否该就此放弃写作这个梦想。   自从一个星期前小六会考成绩揭晓后,许多父母都在为孩子们该进入哪间中学而伤透脑筋,我却好整以暇的带着孩子到几所临近的中学走走看看,希望能够让孩子感受一下那所学校的环境与氛围,凭知觉去选择她心目中理想的学校。   结果,孩子因为一项学习艺术的项目而做出判断,决定就读离家颇近的宏茂桥中学。   一向来对于舞台剧与画画颇有兴趣的她,似乎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去向。在妻子为她感到惋惜的时候,我却深受感动,为孩子拥有梦想而欣慰。我不想她步我后尘,到老时再后悔当初没有坚持自己的梦想,而选择被这个社会牵着鼻子走。   我深切知道,艺术的路途艰辛又遥远,但我不能剥夺她那颗对艺术充满热情的心,虽然明知道若是达不到梦想,或许就是毁了前程,但我不能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想法对孩子是最好的。   这条路必须她自己去走,而我只能像灯塔一样,为她照明方向,不管成功与否,至少她不会有所遗憾。   因为我相信,梦想,若是没有付诸行动,始终也只能是梦想。那是在每一个匆匆忙忙,浑浑噩噩的日子里一直在想的一个遥远的梦……   02.12.2014   文/林顺源

一泓清水

  连续两天,收到两个久未见面的女性好友的手机讯息,而且都是“富婆太太”,感到有点意外,也受宠若惊。   那天,心旻(译音)突然发送短讯给我,通知我她即将到香港一游,问是否有什么东西要她代买。   委婉的谢绝了她,因为自己从不喜麻烦他人。   接下来天南地北的与她在手机里胡乱聊了几句,提起许久不见,便约好在她回国之后一起用午餐。   这个富婆啊,尽管我俩少有联系,在临出国之际,还能想起我这个孤僻的男子,也算是让我深受感动。   认识她也该有十二年了。   想起当初加入这间公司的时候,与她一见如故,一拍即合,很快的便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   曾经,无聊的两个人在咖啡厅里就这么整整坐了一个下午,不干活,就只闲聊,消耗时光,却也颇为暇意。   在她离开公司之后,头几年还有频密来往,直到三年多前我从所有朋友的生命中消失,与她也算是短暂的失去了联系。想不到她仍不忘我们曾经的友情,偶尔还会发送短讯给我问候。   那天,收到她的短讯,感动之余,也有些许的惭愧萦绕在心头——身为朋友,我算是“失职”了。   缘份,就是那么奇怪,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毫无缘故的牵扯在一起,然后再莫名其妙的让彼此分道扬镳,种下友情的根,在数年后仍然释放着一丝丝的温度,在身体里游走。   无独有偶,隔了一天,也是数年未见的玫瑰(Rose)也发了一则短讯过来,询问孩子小六会考的成绩。原来她还记得我家千金的岁数,暮然想起,她的儿子与小女同岁,我却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感到汗颜。   当心旻成了我在这家公司的过客以后,不再有其他同事像她一样与我靠近,直到玫瑰加入,与我比邻而坐,当中只隔着一块间隔板,时常互相叩门隔着板壁说三道四,我才算找到了另一个红颜知己。   玫瑰的一句问候,掀开了许多话语如泉涌,于是短讯在无线与无限的空间里你来我往,传递温情。   聊话当中,提起了一些人的名字,却惊讶于她的懵懂不知,便与她开了一个玩笑,说庆幸她还记得我。   而换回来的竟然是一句“我怎会忘了你啊?你是我亲爱的朋友啊!”   顿时,感动如一股泉水随着脉搏的跳动在血液里游遍四肢,心情澎湃,倍感温馨。   没想过在这么多年以后,我会再度听到这么一句感人肺腑的简单的几个字。 我想,她对我是感恩吧?毕竟在她任职的那数个月,都是我与她同舟共济。   原来,在这家公司待了十三年的我,在不知不觉间曾建立了日后让我倍感激动的友情。朋友如心旻、玫瑰、雪华、金叶等等,都为我枯燥的职业生活增添了许多斑斓的色彩。   人生驿站,总有人来人往,缘浅缘深,谁也不为谁停留。每一站都有聚散离合,每一次的离别,或是悲喜交集,或是心情波澜,或是或是不欢而散,或是从此如同陌路,擦肩而过,但无论如何,彼此都曾一起共度过一段美好的岁月,留下许多美丽的回忆。   虽然我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生活,她们也有别的好友,但我知道在她们心中我毕竟占有一席之地,也感欣慰。   与心旻、玫瑰的短讯来往,挑起了对友情的渴望与怀念,更勾勒起曾经的生活点滴,那些绽放着温度的情谊,那些无法忘怀的欢笑与热泪,就在刹那间穿越时空,回到我的面前,流窜于心间。   朋友,多么熟悉却又陌生的名词,曾经在我生命中消失,如今再从她们的短讯里找到了归宿。   朋友,多么可爱的两个字,承载着多少欢乐,多少泪水。   像我和心旻、玫瑰如此平平淡淡的友情,如一泓清水,虽然看似无色,食之无味,但是彼此没有情人之间的暧昧,没有同事之间的利益冲突,偶尔的嘘寒问暖,在这纷纷扰扰的红尘中却干净如雨后的露珠,那么晶莹、那么剔透,当中的那份甜美,确实让我回味无穷。   这让我想起近日来天气的阴霾,逢午后必定下起倾盆大雨。但雨后空气的清新,却让人感觉更清爽,就像真挚的友情一样,不染尘,不龌龊,当我对着它笑的时候,也看到了它回应给我的一丝丝暖人心扉的笑意。   我期待着与心旻、与玫瑰共聚一餐的时刻,互诉别来无恙,让友情如细水般潺潺而流,不求长久,但求珍惜那时那刻。   30.11.2014   文/林顺源

左右为难

说也不是 不说也不是 说了如同施放暗箭 不说如同埋没良心 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 坐了就要睁大眼睛 站了却又睡眼惺忪 左也不是 右也不是 人生 矛盾重重 左右为难 28.11.2014 文/林顺源

月圆月缺

  举头望月   暴雨后的天空   月亮隐藏在   稀薄的轻纱背后   落叶与残花   却铺满了一地   昨日的青翠昔日的娇艳   今已是   无法抗拒命运的残喘   昨夜的昨夜的昨夜   月亮正圆   花朵正好   只不过是屈指可数的日月轮替   花儿   少了一瓣   圆月   也缺了一角   走在街上   足踝   占满了潮湿的泥沙   就像红尘中的点点滴滴   爬满了心扉   突想起十数日前   缺了的月亮   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与我对视   时光   写着月亮的   故事   圆圆缺缺阴阴晴晴 […]

当之有愧

  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有疲惫的时刻,就像前夜一样,拖着疲乏的脚步,从公司门口一步一步的走向巴士车站,经过阴暗的停车场,走过人烟稀少的行人步道,满脑子都是赶不完的工作。   生命之路本就如此,一步一脚印,缓慢的行走,路过一些看不完的风景,却在不知不觉中让光阴在斑驳的手掌心流失。   回到家的刹那,当放下笔记电脑的背包,仿佛卸下了一身的重担,顿时感觉身轻如燕。   注意健康啊! 有人对我说。   不需要这样拼命吧?有人这样问我。   工作也需要休息啊!也有人这样告诉我。   我总是不置可否的随意回应。心想身负重任,想要轻易放下,谈何容易啊!   ……   那天,国强发了一则手机短讯给我,说他推荐我代表资讯部门与其他部门的代表角逐本地公司的最佳员工奖,并获得部门里其余经理与领导的认可,顺利通过,恭喜于我。   看了之下,一则以喜,一则以忧,着实感到忐忑。除了对他表示些许惊讶以及犹豫之外,也感激于他的赏识。   喜者——那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鼓励。   忧者——但感觉这份荣誉当之有愧。   年度最佳员工奖,是公司一年一度举办的奖励员工的活动,希望能够由此而激发员工们对客户,对公司,对工作做出更大的奉献,以保住公司在市面上的名誉与利润。   每当接近年末,公司人事部就会邀请员工踊跃参与,或是推荐同事,或是提名下属,再从数位被提名的员工当中选出最优秀的一位去参加总公司全球举办的最佳员工奖庆功宴。   ……   当初,接任电子数据交换项目经理这个职位时,曾经告诉自己必定要做得比前任项目经理更好,缘由之前耳畔总是传来一些不良的反馈,对于咨询部门的这份任务,名声颇是不佳。   这对于我来说虽是一种挑战,却也不乏信心,毕竟我相信以我多年来的经验,勉强还算是称职。结果是否如我所愿,也只能拭目以待。   然而对于国强来说,这是一次小小的冒险,想我今时已是年近半百,体力与脑力并不如年轻一辈的员工充满冲劲,时常感到力不从心。   每当工作排山倒海的涌现,把我的时间搅拌得翻云覆雨,都曾想要过放弃,总是觉得国强他所托非人。   只是这一年来,一直秉着不甘示弱,以及不能愧对国强的心态,日以继夜的忙忙碌碌,尽管时而感觉疲累,仍是咬紧牙关的尽量攀越每一道阻碍我前进的小丘,虽然项目一一的完成,却也几经波折,颇有疏忽。   与国强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时而让我感到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什么话该说,什么事该做,什么意见该提出,什么时候一起吃饭等等,都必须谨慎而行。   我不愿人们认为我优越的工作,是因为国强的协助,也不愿我的和他之间的良好关系成为人们口中的话柄。   ……   最佳员工奖是许多人盼而望之,却是让我敬而远之的荣誉。如今自己再度被提名,自然而然地感觉有些压力,更有些羞愧。不喜欢那种无形的压迫感直逼脑后,为了达到大众心目中的理想人物而更加疲累,对于是否能够万众归心,实是担忧。   我害怕那种不必要的流言蜚语,引来异样的目光,更不愿承受当之有愧的心理,在许多人的眼里,被套上名不副实的头衔。   ……   有人问我,被提名了是否开心。   也有人鼓励我、恭喜我。   但我仍是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的说:尽力而为,只是一份工作,当之有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