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别来无恙

  那天早上,搭巴士坐在最后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一层薄薄的寒霜罩在玻璃窗上,除了车窗外引擎的吼声,只有一片沉默在车厢里弥漫。   望着窗外朦胧而氤氲的天气,毫无缘故的思绪万千。   车厢里坐着稀稀落落的陌生的背影,或是翻着报纸,或是闭目养神,或是对着手机的视频凝望,或是如我一般,眺望窗外,任由思绪飞扬。   车窗外一排排的路灯与树木,随着巴士的奔驰而飞快的倒退,每一道风景,都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那么贴近,却又那么遥远,蓦然想起那些流逝的岁月,以及伴我走过那段或快乐,或辛酸,或苦涩日子的朋友,一张张朦胧的容颜一一地在脑海里闪现。   就像看一卷陈旧的录像带一般,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就在巴士前行的瞬间被遗失在身后,想着过去的林林总总,感慨就这样的爬满了心扉。   这些年来,友情对我来说,是稀世珍品,异常珍贵,缘由自己年纪将近半百,却发现原来在这颠簸的人生道路上,真正与我为友的人寥寥无几。   这些年来,在友情的道路上,我是孤身只影的。   情不自禁的想起姜育恒的那首《有空来坐坐》,被一种莫名的感动所牵引。还记得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时,因前面那一段独白而感触颇深,只觉得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无奈,写满了心情。   “大家都忙吧?连彼此真诚地相互关怀一下,也要抽个空。也许,这就是我们共同的悲哀吧?”   我在想,这会是许多人的心声吧!人们到了一定的年纪,长年累月相识的朋友越来越多,却也越来越寂寞,因为真正围绕在身边的朋友极少极少,所剩无几。不论是在啤酒周围的伙伴,或是互相争夺麦克风的唱友,甚至是胡乱摆动身子的舞伴,如今都随着时光的飞逝而渐行渐远,徒留下一身的背影在我们的脑海里。   朋友,那些属于我们的歌谣啊,可曾唤起你们曾经年少的梦想;那些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又可曾掀起你们心中圈圈的涟漪?至少我知道,那些陪我走过岁月的歌,都会勾起某年某月某日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因为这些岁月的歌,欢唱着我们彼此不曾透露的心声。   时而会想起,你我曾经欢乐的足迹,在我人生的轨道上,烙印成一排排,一串串的回忆。或许也有酸楚,或许也有争执,但将心比心,若是你我不是彼此的在乎,再大的分歧也与对方无关。   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们是否风采依旧?那些我曾拭干的泪水,那些我曾轻握的冰冷的手,那些欢呼雀跃的拥抱,那些不舍的深拥,都曾一一触碰我的泪泉。而如今,我只希望你们在某个夜里,当你感到彷徨无助的时候,会想起我这个感性的男子,曾经进入了你们的心灵世界,今日依旧对你们保持当年的情感。   其实,我们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也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若是这个世界是永恒,那么我们只不过是刹那间划过的流星,偶然绽放着生命的一颗陨石,虽然光辉不尽相同,却也是稍纵即逝。在我寂寞孤独的时候,总会想起你们曾经带给我的温暖的记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我想银霜也悄悄的爬上了你们的发梢了吧?至少我知道,当我望着镜中的自己时,曾无数次的感叹岁月的无情。我不屑染发,情愿让它们提醒我时光的不曾留步,更好的珍惜此时此刻的感动。   今天,有谁会想到像我如此貌不出众,看似粗心大意的男子,在那氤氲的天气里,正编织着一张张情感的天网,网住自己悸动的心。   偶尔觉得,这样子的对着窗外的景色发呆,也是一种抒情的方式;至少,我可以任由自己感慨的心回到当初的感动。   那天,对着苍天祈祷,默许我在心底默默地念一句:“朋友,别来无恙?你是否也曾如我一般,在百无聊赖的时刻,偶尔的想起我?或许当初的挥手道再见,就是最后的一次回眸。然而,若是有一天你我在陌路相逢,会不会从嘴缝里嘣出来的只有一句:别来无恙?”   20.09.2014   文/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期待

  习惯性的在回家下巴士之后,坐在组屋楼下的石几上吸一根烟,然后让自己的思绪放空,让心歇歇。偶尔还会回顾一日的忙碌,为自己当天的成就而自豪。   想起期盼已久的十月即将到来,除了兴奋,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忧。兴奋的是,那长达十六日的台湾香港之旅,仿佛就在耳畔轻轻地呼唤着我;担忧的是,孩子的会考只在弹指之间,不知道在应付会考的她是否能够从容的走过她人生的第一个难关。   虽然不是第一次涉足台湾这个绿岛,但每每想到十月十日,便好想高呼一声:“台湾!我要来了!”那里有山明水秀等着我去投入它们的怀抱,那里有青青草原等待着我去放飞我的心情。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期待,毕竟,这一年来所付出的精力与时间,对于像我这把年纪的人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短暂的休息,可以享享那种没有压力,没有追赶,没有规律的生活。   今早坐在车厢里,巴士在繁忙的道路上停停走走,缓慢的行驶。恰巧坐的位置是背对着司机的,与大部分的搭客相对而坐,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倒退,而窗外的风景也随着巴士的前进而突然出现,又渐渐远去。若不是这条路经已走过无数遍,我想我会期待每一个景色给我带来不同的惊喜。   望着道路两旁的街灯与树木渐行渐远,仿佛往事一般,在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将它们留住,就消失在留恋的眼眸里。   人都是往前走的。   我想世界上应该没有一个眼睛长在后脑的人吧?向前行,尽管太遥远的未来仍是未知,至少人们可以看见眼前的景物,作出适当的反应与抉择,该向前,转左还是转右,往往都是在锁定目标,看得见周围的一切后而继续。   但若是背过身去,人们突然就像陷入一种迷惘,一份彷徨,更不知道倒退着走会不会被绊倒,或是将会与谁碰面,与谁邂逅。   那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   然而,看得见未必能够比倒退而行来得更从容,有时甚至比闭上双眼更看不清楚前方。所有的宅紫嫣红,缤纷斑斓,迷惑了眼睛,混淆了心灵,结果当心中的欲望与事实不符,造成了人们跌岩起伏的心情。   有趣的是,近日来追看《中国好声音》时看导师们背过身去,只凭歌声而盲目的选择一把好声音,不看样貌,不注重外表,对此有所感悟。每一次的背过身去,都是一份期待,期待着震撼耳膜的声音;每一次的转身,又是另一份期待,期待着展现在眼前的选手是他们在脑海里涌现的那副模样。   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周深的一首《欢颜》。当他一开口哼唱的时候,明眼的观众们都被他的声音所惊讶,可在导师们的耳里听出的却是一把女声,幻想着一位温柔优雅的女子站在台上让一份心情奔放。然事实并非如此,可想知当齐秦,那英,与杨坤转身一看的时候,那份难以置信,可真谓是在脸上尽显无疑。   这就象征着人生应该用心去领会与感受一切。很多时候,我们都被自己的眼睛所蒙骗,在靓丽漂亮的事物面前,我们变得很无知,更显得肤浅。若是能够偶尔闭上双眼,听一听自己心灵上的呼唤,不被尘世的诱惑干扰,找一找心灵上的声音,或许会更好,尽管最终发现做错了选择,也无憾了。   人生总有许多期待,而每一次的期待,不是意外惊喜,就是失魂落魄。其实,期待并不是不好,只是在期待的同时,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去迎接任何结果,毕竟,人生没有一帆风顺,有惊涛骇浪,才更能懂得平静也是一种美好。   每一天,我都期待着一天的结束,把自己的生活充实,然后在歇息了一夜之后,再期待另一天的结束,不管明天是不是过得更好。   每一周,我都期待周末的降临,让我可以让身心休息,走更长远的路,不管前途是否更加颠簸。   每一年,我都期待着假期的到来,可以带着妻女到外国感受一下异国风情,放松自己的心情。   而如今,我期待,终有一天,我也能够在心底里兴奋地呼喊着一声:“中国!我要来了!”   2014.09.09   文/林顺源

随笔(三)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第十二期,刘欢导师问那英导师的得意门生张维说;“你了解你刚才唱的这首歌吗?” 当然,张维似乎突然跌入窘境,不知该如何对答。 刘欢老师继续说:“你是在展示你高音与低音之间的声音控制力,但是这不代表你很好地表达了这首歌曲。你可能不太了解,好的声音不等于杂技,你应该站在这里,是来歌唱的,这要远远胜过你是在唱歌。” 换而言之,他是在问张维:“你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我禁不住的在心里赞了一个,感觉刘欢导师直接的评语,实在是太精湛了。 近日看《中国好声音》的时候,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是:“你有什么梦想?”。接着就是选手将自己长年累月积蓄的梦想娓娓道来,偶尔会因为他们的梦想即将实现而为他们高兴。 只是越到后来,就会越感觉意兴索然,那份牵着我心的感动从我炙热兴奋的心逐渐逐渐地流逝。 到了最后,除了偶尔的感动,我见到更多的是为脱颖而出而卖弄技巧,甚至存在着一份你争我夺的心态,我仿佛看见他们已经不再是为自己的热爱音乐而奋斗,反而更像为角逐一席之地而泄露了真底,当初对音乐的那份热忱一下子就被功名利禄给淹没了。 或许有人会觉得,有竞争才会有进步。但对于歌唱这一个充满意境的东西,若将它灌上那种拼搏的意味,就显得有点亵渎歌唱。我在想,究竟当他们站在台上唱歌的时候,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是他们会唱歌?还是想要以自己的歌唱去感动大家? 我是一个有梦想但从不坚持的人,缘由我很贪,也没有那股天份与毅力去完成我的梦想。我只能在每一个感兴趣的爱好触摸它们的菱角,却无法真正的去了解它们,追求它们,甚至于把它们当作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也喜欢哼哼唱唱。年轻的时候,时常伴着随身听哼哼唱唱,虽然阅历不深,但还是能够很不错的唱完一首歌,只是歌声稚嫩了些。直到长大以后,经过了一些磨难,一些阅历,才真正的懂得歌词里那写满情感的三言两语,才能够将自己诠释的情感融入歌唱里。我虽自认唱歌富有情感,却知道自己的唱功不好,也就放弃了这个梦想。 歌唱与唱歌之间,两个字的排序不同,却存在着非常微妙的关系。歌唱,是先有歌,有故事,有情感,然后再以最真诚的歌声去演绎,而唱歌,是想要唱,再选歌,继而以最巧妙的方式去吟唱。当中的不同就在于一个心理,一个态度。在此,我诠释为歌唱是用心,唱歌是用技巧。若是一味想要摆弄技巧,而忽略了真实情感,那么就像杂技一样,只能暂时娱人,却是久久的愚几。 在这一方面,刘欢老师说得再好也不过了。在每一首歌里,在每一个歌手唱出来的东西,必定要是表达一种信息,一份情感,那样才会更打动他人的心。 最近爱上了摄影。 从来不知道摄影也有许多学问,除了把一副美景摄入相片里,供他人欣赏,也是一种说故事的方式。摄影师从不同的角度、光线、色彩、背景的清澈等等,把一副画面尽数收入在摄影机里,然后再在“暗室”里冲洗,弄出一个故事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不同的人,对着相片诠释出来的未必是一样的。有些人从黑白照片里看到了单调乏味,有些却看到了一个年代的逝去,甚至是一种静。有些人从日落的镜头里看见了夜的来临,有些却看到了一层浪漫在日落余晖里慢慢酝酿。 自从开始自学摄影,就一直在网络上寻找关于摄影的视频,从中学习。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门学问,就是有那么多不同的讲解,不同的理解,与不同的诠释。渐渐的发现,一幅画面,在不同人的心理拍下的,会有不同的效果。重要的是,究竟摄影的人,想要告诉大家什么故事,传达什么信息。 记得在Podcast里看了那么一段视频,主角是一名摄影师。有一天,他带着一班学生到郊外去摄影。起初,他先要学生们平息静听,然后与周围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尽情地沟通一番。他说,他每一次摄影之前,总会先闭上双眼,感受一下四周的氛围,然后慢慢酝酿他心中对于那幅画面的故事。他觉得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把情感融入他的画面里,让懂得欣赏摄影的人读懂了他当时的心情,也读懂了他想要传达的信息。 今天,我终于知道,原来每一张照片都有一个故事,一份情感。我想我最先需要领悟的是,究竟我是想要捕捉生活,还是回忆?是要揭发人生百态,还是要分享良辰美景?我必须学习如何把一副简单的画面赋予生命,然后再把框框里的故事说给大家听听,那就是我想要做到的。 其实,摄影,就像歌唱,就像写作,甚至是画画,都必须用心去体会那一时那一刻心中的所思所想,再通过捕捉后的影像告诉大家,我的心情。 对于感性的我来说,写作无疑是最好的抒发心情的一种方式。 我始终相信,写作的技巧,华丽的词语,只不过是为我们想要说的故事做出一丝丝的点缀,让它更加动听,更加吸引。 许多网络写手拥有很好的写作技巧,但偏偏少了一份真,一份情感。他们为了成名,为了获得认可,喜欢在自己的作品里穿插古人的诗词,炫耀着自己的才华,结果弄得一篇文章毫无新鲜感,更缺乏一份感动。 写故事嘛,干嘛不直接将心里的感受写出来,而要去雕饰,去斟酌,结果弄得读者如坠入层层的云雾里,似是而非,更糟的是,连一丝一毫的感动也缺乏了,画虎不似反类犬。 曾经身边的人在发现我偶尔会写作,甚至看到我的作品,都会以一种不敢相信的的眼神在我脸上扫射。其实,我深切的知道他们并不是因为我写得好,而是没有想过原来在他们身边有一个男子竟然热衷于写作,并且感叹的说自己一点也写不出。 这也难怪。 要知道,写作是一种说故事的方式,也是一种抒发心情的途径,但也需要时间与精力。许多人开口闭嘴都是没有时间,而且自认文字功底不好。我却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所谓时间,是需要自己去寻找,时光从来不会停留,而每一个人的心里早就对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个谱,他们不愿浪费在写作上面。对于我来说,他们其实缺少了那颗心,而不是写作的能力。 那天,有一个叫纷飞的雪添加了我的扣扣。 当我接受她的请求后,她便发话与我打招呼,说她曾是《好心情》网站的编辑,如今却去了《江山文学社团》。不过三句,就邀请我到她的社团发文。我不置可否,却又很直白的告诉她,我的作品不是美文,不会有人喜欢的。然后,她也沉默了,也许她真的听懂了我要表达的话;也许,她很快的就发现了我是一个枯燥无味,一身傲气的人…… 人与人之间本就存在着很微妙的关系。很多时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像我和纷飞的雪的对话,只是三言两语,可能就让她觉得我自以为是,其实作品也不过如此。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我的傲气,我的不屑,来自于网络文学网站,当我看见那许许多多的呻吟,就像苍蝇在我耳边环绕,实是让我无法承受。 有时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些人,到底你们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

自爱

房祖名,成龙之子,在中国北京被逮,原因——吸毒。 柯震东,后起之秀,与房祖名一起在北京被逮,原因——吸毒。 罗宾威廉斯,著名演员,曾获数次影帝提名,在家过世,死因——自杀。 …… A君,演艺圈人士,酒醉伤人。 B君,演艺圈人士,嗑药被捕。 C女,演艺圈人士,自杀身亡。 在人人为了无辜生命因天灾人祸而被摧残哀悼的时候,还传出了明星吸毒自杀事件,实在让我费解,也让我感悟甚深。许多人家破人亡,颠沛流离,连一个完整的家都没有,仍是苟延残喘的生活下去,而这些名利双收的红人,却自毁前程,自寻短见。 每一次看见这样子的头条,我相信许多人都跟我一样,除了感到震惊,还有许许多多疑问在脑海里浮现,不明白为何一颗那么明亮,时而晶莹剔透的红星,会那么不自爱的惹事生非,甚至于轻视自己的生命。 且不说他们做出这些事是对与否,是情有可原,还是自作孽不可恕,我只尝试着去理解他们的心态。 从房祖名与柯震东的事件,我仿佛看出了一些已经拥有太多“幸福”的年轻人的心声。就因为什么也不缺,所以就叛逆着,抗议着,寻找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来刺激自己空泛的心灵。 试想想房祖名他拥有一对了不起的父母,都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从小就生活在一片赞美,恭贺的寒暄声里。生活上的困扰,我想除了功课,大概也不曾到访他的人生。只是我不知道像他那样活在父母影子下的孩子,是否真正的尝过那种家的温暖。 自小懂事开始,他或许就是一直抱着“我是某某人与某某人”的孩子,做事要循规蹈矩,不可丢了父母的脸。于是乎,他克制着自己,不管是他人的提醒,还是自我的意识,总会感觉那是一种束缚。 在他人眼里,他拥有幸福与财富,但真实的他,是否缺乏了一个普通孩子的童真呢?我不知道。也许,在他心底深处,曾经希望自己不是名人之子,至少他可以畅所欲言,为所欲为,若论事业,不管成败,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去奋斗,而不会让人感觉他的成功,是因为双亲的成就。 虽然从小过着富裕的生活,但是他缺少了那一份普通孩子拥有的放纵。长大以后,行动自由了,可以任意妄为,却又因为进入了演艺圈而必须照顾自己的形象,结果只有缚手缚脚的心情。 话说柯震东,凭一部戏红透半边天,年纪轻轻便似乎拥有了全世界,却一时懵懂糊涂,弄得自己也惹是生非。传言说他是受了房祖名的邀约,才会涉足毒粉之地。但是广东有一句话说:牛不喝水,怎压得牛低头。一个人若是懂得如何自爱,拥有自己的主见,去克制自己,坚决拒绝毒品,哪会那么容易受人影响?结果,像柯震东这样年少有为的青年,就这样一步步地走上不归路。 我想,是因为拥有太多,所以不曾珍惜。这与那些穷困潦倒的小混混又恰恰相反。一群是终日三餐不定而走上歪路,一群则是太过幸福而忘却了幸福的脸孔。 我们可以说他们错了吗?还是这是社会的错?究竟是父母疏忽的错?还是公公婆婆娇纵的后果?我想理由可以很多,结论却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否则,那将会误导许多崇拜他们的粉丝。至于如何负责,轮不到我们这些平凡人来议论纷纷。 身为旁观者,我们只能道听途说,从媒体上得知那么一层层被掩饰过的新闻,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说这是谁的错。但我却很忍不住地想把他们的行为归属于一种不自爱。要知道像他们那么好命的人,羡煞了多少人,可是偏偏就选择了行差踏错。 是谁说名人就没有困扰?又是谁说,名人就是幸福? 多少年来,我们从媒体上得知某某知名人士突然就选择与红尘永别,可见得这些名人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的幸福,那么的开心快乐。 豪华车在他们眼里就像是我们平凡人的公交;豪宅在他们心里只不过是一块让人住得舒服的房子;而金钱更是随便伸手便可获得的东西,而他们不管是在荧幕上还是报纸杂志上,满满的都是带着一份光荣。 在这个名与利越加被看重的社会,这些所谓的名人是受万人仰慕的对象,他们不愁吃,不愁穿,不管是自己努力奋斗赚来的财富,还是继承双亲浑厚的财力,至少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忧愁的。 对于红星们的轻生,更是不可理解,名利双收,怎么还会愚蠢到要自寻短见呢? 明星,被许多盲目的人崇拜着,他们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无不深深的影响了粉丝们的性情与心情。他们失恋,粉丝为他们打抱不平;他们失落,粉丝们跟着他们落泪;他们轻生,粉丝们号天哭地,把双眼也折腾得红肿不堪,在他们行差踏错的时候,那么给予粉丝们的信息又是什么?尤其是当粉丝属于一些年轻一辈,极少生活经验的青少年。 但我们或许忽略了,在众人眼里最幸福的人,其实只不过是社会的傀儡。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容许他们做出任性妄为的举动,只能躲在自己的一个角落默默地承受孤独与寂寞的陪伴。 就说张国荣吧。 曾经,他是叱咤歌坛的风云人物,粉丝千万,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结果还是在一个落寞的夜,熄灭了自己的生命之火,就如一颗殒落的流星。 我想或许他是孤独的,是寂寞的,甚至在某些时刻是惶恐的。当一个人的事业爬到最巅峰的时候,难免会有一种茫然失措的感觉,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下去了。我想,在重重困扰中的他忽然之间失去了生活的目标。 人之所以会继续努力的走完人生之路,无非是因为还有一股动力在推着人们继续朝目标前进。而一旦失去了目标,也失去了方向,于是,一阵惶恐就会悄无声息的爬上心头,侵蚀着自己的思维。 […]

错过

好久没有那种鼻子酸酸,心里却如万马奔腾,高亢激昂的感觉了。 今天,我是用满眶的热泪度过一日,那是感动与激情交织而成的泪水,也是仿佛早已遗失的一种心情。 昨夜难得一家团聚的我们,在姐姐家的客厅里一起看着《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第六期的节目,才知道自己这三年里错过了多少的感动,多少的激情以及多少的热泪盈眶。 事后,澎湃的情绪在心中久久不去,在一片欢呼掌声的余音下渐渐睡去。 今天一早用完早餐后,便迫不及待地扭开电脑,在搜寻器里打入《中国好声音》,然后一一的点击,盼能找到昨夜之前的几集。 于是,我和妻女躲在房间里看了一日的《中国好声音》,从第一期看到第四期方可罢休。 当中不乏赚取我许多怦然心动,而导师们互相评击,为了一把好声音你争我夺也为我一家三口带来无数欢笑声。 其实震撼我的不止是选手的才华横溢,更多的是,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梦想以及一路走来的心酸。有些人为了音乐而四处流浪,过着独自漂泊的生涯;有些人为了自己的梦与双亲闹得不欢而散;有些则是抱着一份憧憬,义无反顾地追求理想。 最喜欢制作单位营造的气氛,总是那么地振奋人心。每一次看见选手从工作人员接过麦克风的那一刻,背景音乐那“碰”的一声,让观众充满了许多遐想,许多期待,心情与思绪就会天马行空地想像那个充满信心十足的选手将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与此同时,导师们那千变万化的表情,或是闭着双眼聆听,或是随着节奏舞动双手,甚或是一副难以取决,犹如饱受煎熬的面孔,一一的让我的情绪随着每一位选手的表演而跌岩起伏。每当看见导师们在红色钮键上的一拍,又是“碰”的一声、两声、甚至是四声齐响,带动着全场的气氛到了另一个高潮,我也情不自禁的为选手泛起点点的泪光。 其实,我是不懂音乐的。许多时候,我还真的不晓得究竟某某选手的演绎好在哪里,但听导师说得头头是道,也只能承认他是独树一帜的。当然我也不否认对一个普通听众来说,许多选手的歌声,都让我听出耳油,心情久久无法平息。 我为他们的成功而兴奋,我为他们的执著而感动,我更为伯乐找到了好马而欢呼。更重要的是,选手不一定是马,导师也不一定是伯乐,在这样可以互相选择的条规下,只看到选手使出浑身解数来诠释他们心目中的歌,也看到了导师们心痒难搔而个耍手段,频频使出奇招,只为博得选手的肯定,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竞争啊。 也有三年了吧?《中国好声音》举办了三届我才开始留意到它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震撼,也算是迟了吧。 第一次接触到《中国好声音》这五个字的时候,并没有给我太多的兴奋。我只是淡淡地忽略,总以为那也不过是另一个综艺节目,与台湾的《绝对Superstar》毫无差异。岂知那么多年来我都错过了那么精彩绝伦的节目。真的是汗颜啊! 想中国人才济济,能人辈出,台湾与之相比,还是相差那么一丁点。原来,这些年来,我错过了那么多可以感动我的故事与画面。 庆幸的是,今天的科技让我可以轻而易举的寻获那些我曾错失过的季节,也可以让我在一日之间满足我那颗对于感动拥有一份渴望的心情。 这一次,我不再错失这个令我震撼的节目,我会继续坚持的追看,直到一个季节完全圆满结束,才将那一串串闪过的泪珠,化成心目中久久久久无法磨灭的记忆与鼓励。我知道,梦想需要坚持,人生不可有太多的错过。 多年前,我也曾算是一块可造之材吧。读书虽不是顶呱呱,但总也不落人后,在中学会考考得一份令父母也骄傲的成绩,颇有考上大学的材料。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就读初级学院的那两年,我却浑浑噩噩的过,终日逃课,只懂得往外跑,不愿读书,结果闹得成绩簿上满江红,惹得双亲暗地里为我担忧又落泪。 我错过了升上大学的机会——那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啊! 如今回顾,后悔莫及,所幸的是凭着一份努力,一份耕耘,也算小有成就。 电视节目错过了,我还可以去搜索,去播放,去感受,甚至若是不够过瘾,还可以重播再看。人生,也总会错失许多良机,许多风景,但不是每一次的错失都可以让我们找回昔日应有的感动。尽管在相簿里留下了许多回忆,也只能让我们在残破不堪的人生填补一些空缺的心灵,却无法让我们再次体会那充满温度,写满幸福的画面。 有些东西我们错过了,未必能够有第二次的机会,因此,能够把握当下,珍惜眼前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当不再拥有的时候,我们也不会有遗憾了…… 2014.08.23 文/林顺源

世界真的和平吗?

媒体报导,一名50多岁的妇女,疑是因为与家翁争吵而遭他谋杀,让我看了不禁泪眼满眶。 据说妇女的丈夫是一名正规军人,育有二子一女,在生之年曾无数次与家翁争执,没想到最终惹来杀生之祸。 这一则新闻把我的思绪搅得凌乱,不知道妇女的丈夫将要如何去面对以后的生活。一个是与他同枕共眠的妻子,一个是抚育他成长的父亲,如今却有了不共戴天之仇,亲身父亲甚至将面对死刑。孩子们更是可怜,从此丧母,而杀害自己母亲的又是自己的公公,以后该如何去面对父亲那一边的亲朋戚友呢?是该恨?还是原谅? 一条生命,就这样的远离这个花花世界,留给身边人的只有重重叠叠的回忆,这是一段让我感到心酸的真实故事。 悲剧,每一天上演,每一天落幕,把人性演绎得淋漓尽致,却也把我看得凄然泪下。 同一天的新闻里,政府某部长在面簿上公然谴责伊斯兰回教徒谋杀美国记者的暴行,也让我惊悚于人性的丑恶,更是将我的思维搅拌得如滚水一样翻腾,翻翻滚滚,不明白为何世人就不能和平的相处,总要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悲伤。 想被谋杀的记者的亲人,望着那段残酷的视频时,集心痛、焦急、无奈、悲伤于一身,何其煎熬,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至亲任人宰割,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肝肠寸断啊? 人生已经苦短,何须为此再添痛楚呢? 总是带着玩笑意味的告诉同事我喜欢吃巧克力,而且是喜欢吃甜的巧克力。我总是说,人生本就苦,为何还要让舌尖再尝苦味?事实上,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每一天翻阅新闻,总是感觉世间太多不开心的事像一圈圈的环套在我们的头上,逼迫我们不停的在做困兽斗,不得不令我感到心酸。 究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恶化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让世人醒悟,走向和平呢?天灾还不够,难道非得增添人祸才心有所甘? 打从三月马航MH370无故失踪,接踵而来的是韩国岁月号的沉没,马航MH17的被击落,非洲伊波拉病毒的日渐扩散,美国记者的被屠杀,还有许多许多我不知晓也无法跟进的天灾人祸,在在的凸显了这个世间的不平衡。 那天与同事午饭后的一席谈话,让我感悟甚深。近日来,我们时常都是在炎炎烈阳下步行到公司不远处的地方用午餐,途中总会经过一座寺庙。每一次国强都会说饭后到寺庙去看看,可却总是忘了,终于在昨天“实践”了。 岂知来到寺庙里,却是杳无人迹,只有车辆停泊,原来真正的庙堂设在二楼,并需要脱鞋方能进入,只好退出。 在步行回公司的路程,话题自然而然地扯到出家人身上,我语重心长的说这些年来自己对于出家人真的不敢恭维,缘由见过太多打着慈悲为怀的名号干出为人不齿的事的所谓出家人或是善士。几年前出现了一位得道高僧动用某家慈善医院的基金以零利息贷款给与自己有关联的商业机构事件,更因此而挖掘出一些污秽的举止言行;在此之前,就已经有了肾脏基金会的最高领导层动用公款来满足自己的私欲,过着奢侈的生活,连粪便马桶都是纯金制造。 而今天在这个小岛闹得蜚言流语的却是正在审讯的城市丰收教会创办牧师动用公款以补助歌手妻子推广唱片的案件,让人说的沸沸扬扬,家喻户晓。我和国强得出的结论是一切都与金钱和权利有关。 试想想古今中外,有哪一个动乱,哪一次战争,哪一件罪案,哪一次贪污、哪一次行贿,不是或多或少都与金钱或权利有关?常言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在万恶之首的面前,许多人无法不向它卑躬屈膝。 金钱与权力,真的会让人性腐败。 我不知道老翁与媳妇之间到底有什么金钱或权利的瓜葛,却肯定伊斯兰与美国之间存在着兴衰荣辱,金钱权利之争。然而,是人们不懂得如何谦让、感恩,才会造成今日动荡不安的社会。 天灾频频出现,人祸更是层出不穷,想今天的文明社会,仍然有人以宗教的名义夺取他人的生命,实在让我感到心痛,更是不齿。 最可悲的是,许多随从盲目地跟随领导的旨意,不分是非地罔顾生命,细想之下,人命真的是卑贱至极啊! MH17被击落的事件,或许是一件意外,却也逃不离战斗的前因后果,满满的刻画出人性的自私自利。而韩国“岁月”号沉没的故事更是让人感到痛心疾首,为了商业或是个人利益而导致许多年轻人从此离开这个世界,可见人性的龌龊。 世人是不是到了今天还不能从先人处得到教训,仍在断断续续的自相残杀,或是做出损人利己的埋没良心的事。 佛家有云,一切果,皆有因,这令我时常在想,那些无辜的生命,是否前世做尽了坏事,以至今生换来的是无妄之灾,莫名的受了牵连? 事实上,在我们日常生活里,何尝不是也在明争暗斗,争名夺利的漩涡里如马戏团里跟着团团转。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高级领导口出狂言而许下难以达成的目标,结果把中阶层的经理以下的员工,搞得战战兢兢,为了守着一份工作而千方百计地使尽浑身解数来达成锁定的目标。若是无法达到,虽不至身首异处,或是倾家荡产,也有遗失工作的后顾之忧。 于是,人人为了自危而昧着良心的做出或是说出一些违背自己原则的事。 我真的不明白,为何人们就不能和睦相处,互相守望来达成一致的目标呢?究竟这是社会的错,还是人之初性本善的论理根本就不成立?还是随着社会的进步,道德的败退而让人性也起了变化? 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今社会哪还有“两肋插刀”的义气,只有明争暗斗的事实。或许,当我的工作被逼到了悬崖时,我也会像他人一样为了保住工作而埋没自己的良心。我真的很害怕那一天会到来,因为我对自己的信念并不是如此的坚强。 我庆幸自己生长在这一片绿意怏然的小岛,虽有人祸,却无天灾。尽管生活水准越来越高,生活费渐渐成了一种负担,但那也是因为自己的欲望所造成。若是肯过过简单纯朴的生活,也就无需那富裕的生活而弄得自己筋疲力尽。 […]

生日感言

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一】 今早,凌晨04:00。 万籁俱寂。紧闭的门窗使得屋子外流窜的狂风呼呼呼呼作响,如一头孤独的野狼无家可归在深夜里对着星月咆哮。 无端被一场奇异的梦弄醒,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四周仍是一片漆黑,只有窗外那静默的夜空在对我无言的俯视,想起今天是我44岁的生日了,禁不住莞尔一笑。 顿然感到时过境迁。 于是起身、刷牙、洗脸,再冲一杯即溶白咖啡,然后伫立于经已打开的玻璃窗前,感受那阵阵的寒风迎面扑来,让那浓浓的咖啡香扑鼻而至。 冰凉的风里,热腾腾的咖啡如一股暖流,在我身体四肢游走。 昨天打扫屋子的时候,我将每间房的窗口都打开。窗外流动的风,如一班嬉戏的小孩找到了新天地的缝隙般往屋子里乱窜,仿佛一下子窜入了一个空旷的田野,掀起了一番热闹。于是,窗帘乱舞,纸张乱飞,孩子的发丝也在风中飘飘荡荡。 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全身被狂风包围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广阔的草原,总会让我把心情平静下来。 【二】 今天,我只想让自己感觉幸福。 静默的清晨,时钟在嘀嗒,清晰可闻。 也许,只有在那种没有声音的时刻,才能听见时光的流逝,才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随着分秒必争的生活而跳动着,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浮躁,时而平静。 然而,不管是否听得见秒针无情的步伐,地球仍是在转动,时间仍是在游走。 窗外,微微殷红的天空流泻着一股蠢蠢欲动的雨天,仿佛欲言又止的少女,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 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对着新买的苹果笔记本电脑,突然兴起敲击键盘的念头。 这段日子忙得我晕头转向,连片刻的闲暇也似乎是一种奢侈。想要静下心来将一日的历程落成日记,手执一支没有墨汁的笔,在电子荧幕上指指点点,想要刻画出心目中理想的图画,用方块的文字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反而不及前些日子的我,在三年里用了多少心思,多少时光,敲敲打打,敲出了许多无谓的文字。 于是,对于文字,感觉似乎有点生疏。 原来,我已许久没有写作了。 【三】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 就这样的,我离开了网络,就好像我从来就不曾来过。 当初没有想过要离开,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打算,只是突然之间,时间似乎不再在我手里,可以任我摆布,让我掌控。每一天,每一夜,跑在时间的背后,在偶尔忘我的时刻,吃喝拉撒睡都被重重的工作所掩埋。 望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空间,回想这三年的历程,恍如隔世。就在虚拟的网络,我遇见了一些素未谋面的网友,建筑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更在其中找到了一份安慰,一份温馨。 如今,瞬间的放下让我只留下了片言只语给网友,转身一走,不再回头。 突然间,感觉自己似乎好无情。更渐渐地明白,无情与潇洒只不过是一线之差,就好象放下与放弃之中的那份暧昧。 自从写了《堆积》与《惜福》之后,真正的感到了身背的那一副重担被我轻轻的放下了。扛了那么多时的包袱,当我放下的时候,只有身轻如燕的感觉,整个世界也变得空旷了许多。 终于都与叶做了一次最后的告别,但愿她今后的生活会是美满的。我知道,她一定会幸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