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生日感言

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一】 今早,凌晨04:00。 万籁俱寂。紧闭的门窗使得屋子外流窜的狂风呼呼呼呼作响,如一头孤独的野狼无家可归在深夜里对着星月咆哮。 无端被一场奇异的梦弄醒,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四周仍是一片漆黑,只有窗外那静默的夜空在对我无言的俯视,想起今天是我44岁的生日了,禁不住莞尔一笑。 顿然感到时过境迁。 于是起身、刷牙、洗脸,再冲一杯即溶白咖啡,然后伫立于经已打开的玻璃窗前,感受那阵阵的寒风迎面扑来,让那浓浓的咖啡香扑鼻而至。 冰凉的风里,热腾腾的咖啡如一股暖流,在我身体四肢游走。 昨天打扫屋子的时候,我将每间房的窗口都打开。窗外流动的风,如一班嬉戏的小孩找到了新天地的缝隙般往屋子里乱窜,仿佛一下子窜入了一个空旷的田野,掀起了一番热闹。于是,窗帘乱舞,纸张乱飞,孩子的发丝也在风中飘飘荡荡。 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全身被狂风包围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广阔的草原,总会让我把心情平静下来。 【二】 今天,我只想让自己感觉幸福。 静默的清晨,时钟在嘀嗒,清晰可闻。 也许,只有在那种没有声音的时刻,才能听见时光的流逝,才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随着分秒必争的生活而跳动着,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浮躁,时而平静。 然而,不管是否听得见秒针无情的步伐,地球仍是在转动,时间仍是在游走。 窗外,微微殷红的天空流泻着一股蠢蠢欲动的雨天,仿佛欲言又止的少女,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 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对着新买的苹果笔记本电脑,突然兴起敲击键盘的念头。 这段日子忙得我晕头转向,连片刻的闲暇也似乎是一种奢侈。想要静下心来将一日的历程落成日记,手执一支没有墨汁的笔,在电子荧幕上指指点点,想要刻画出心目中理想的图画,用方块的文字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反而不及前些日子的我,在三年里用了多少心思,多少时光,敲敲打打,敲出了许多无谓的文字。 于是,对于文字,感觉似乎有点生疏。 原来,我已许久没有写作了。 【三】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 就这样的,我离开了网络,就好像我从来就不曾来过。 当初没有想过要离开,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打算,只是突然之间,时间似乎不再在我手里,可以任我摆布,让我掌控。每一天,每一夜,跑在时间的背后,在偶尔忘我的时刻,吃喝拉撒睡都被重重的工作所掩埋。 望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空间,回想这三年的历程,恍如隔世。就在虚拟的网络,我遇见了一些素未谋面的网友,建筑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更在其中找到了一份安慰,一份温馨。 如今,瞬间的放下让我只留下了片言只语给网友,转身一走,不再回头。 突然间,感觉自己似乎好无情。更渐渐地明白,无情与潇洒只不过是一线之差,就好象放下与放弃之中的那份暧昧。 自从写了《堆积》与《惜福》之后,真正的感到了身背的那一副重担被我轻轻的放下了。扛了那么多时的包袱,当我放下的时候,只有身轻如燕的感觉,整个世界也变得空旷了许多。 终于都与叶做了一次最后的告别,但愿她今后的生活会是美满的。我知道,她一定会幸福的。 […]

老树

曾经,从窗口往下望,看见刚刚离开我家的父亲,如小蚂蚁般的在行人道上向自己的家走去。他走得很慢,手提着一袋工具,拖着拖鞋,他的身影,时而出现,时而隐没在老树下。望着父亲的身影渐行渐远,逐渐从我的视线消失,似乎已与老树融为一体,心底的愧疚猛然涌上心头,泪珠打湿了我的双眸。父亲,就象那几棵长年累月伫立在路旁的老树,一直为我们遮阴,挡风阻雨,然而我们可曾真正的去了解他的孤独与寂寞。而他的寂寞,他的辛酸,可曾有个地方投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