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台湾之旅(三)——阿里山森林游乐区与日月潭

  2014年10月12日,星期日。   虽然这是我们在台湾的第三天,但是依观光行程来说,却只是第二日。经过前一日那令人难忘的夕阳与云海,我对前景更充满了一份莫名的憧憬,但盼能够有意外之喜的意外之喜。   然而,世间一切都不能尽如人意,我的行程在这一天被许许多多的“不速之客”浇了半桶冷水,兴致都莫名的被一扫而空。   那天早晨,一如往常的早起,在天还没亮就下床了。女儿仍在酣睡,而妻子经过一夜的辗转,似乎仍在分秒必争地尽量入眠。   洗刷完毕,我便披上冷衣走下楼,到门口处吸烟。   来到楼房外面,才知道寒意很重,冷得我直发抖。仰天而望,天空仍是一片漆黑,四周一片寂静, 一切仿佛都被冻结,包括时间。想起其余人都似乎已搭上火车前往去观日出,就感觉那将会是我的另一份遗憾。   若是依照柏雄所说,要看日出就必须凌晨三点半起身更衣,到阿里山火车站购买车票,再到不远处的观景台去等待日出。   但前夜望着妻女一脸的倦容,便当机立断地决定略过这一个期待已久的美景。   我也说不上那是一种体贴,还是于心不忍的要把家人从美梦中唤醒。 […]

台湾之旅(二)——三分之一的喜悦与遗憾

  2014年10月11日那天,早上带着一颗期待又忐忑的心情下楼,准备到酒店门口与柏雄会面。   从今年四月开始,在网络上查询找到他做我们台湾前七日行程的司机导游后,断断续续地都与他保持联系,以免来到这里摆个乌龙,不见人影。   与他数次的邮件来往以及短讯沟通,感觉他是一个可靠并且友善的男子,但那毕竟也只是一种感觉,对于我们来说,仍然算是一种冒险。   来到饭店楼下柜台处,一如既往的先吸一根烟,再走向后门去找他。   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感觉似乎与他在Facebook上的照片有些不同,但既然手机能够联系到他,那么应该不会错。   柏雄看见我的时候,脸上绽开了一丝亲切的笑容,并伸出他强而有力的右手与我相握,打了一个招呼。就在那一刻,我感觉整颗心都放下了,至少他没有让我感觉找错人。   上了车,介绍了家人之后,柏雄便开始给我们解释一些此行必须知道的程序。   让我们惊讶的是他的安排非常周到,竟然为我们配备了当地的预支电话卡,以及一台曾经风靡一时的诺基亚普通手机,以便容易与他沟通。   当他提起他的车上也装置了无线网络,让我们在路上不会与外界隔离,确实有一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丝丝小雨仍在台北的天空盘旋,缠缠绵绵,并没有停止的意愿,把我们的行程与脚步给打乱了。经过商量后,我们决定略过小人国的景点,直奔嘉义,也就是我们下一个目标–阿里山。 […]

台湾之旅(一)——湿漉漉的开始

  期待已久的这一天,仿佛在岁月的流逝中悄无声息的到来,当真切与它碰见时,又似乎感觉即将与它擦肩而过。   夜凉如水,雨点淅淅沥沥,路上湿湿漉漉,一个人坐在台北新仕饭店的正门口处,吸着烟,让一日奔波的心情有个地方歇歇。   这是一条小巷,有些阴暗,也有些潮湿,却偏偏就是饭店的正门。自动门打开,便是接待客户的柜台。而后门,恰恰相反,正面对着大街。因此,阴暗的正门便理所当然地变成了烟客的地方。   但谁也不会想到三年之前,我也曾经以同样的姿势在这里吸烟。   这家饭店在三年前就已来过。那个时候,与妻子、孩子,姐姐、外女,还有母亲,六个人,来到台北待了几日,都是在这家饭店度过。只是,当时与今日的心情不可同日而语。   今早醒来的时候,已是5点多,比我们预计的时间迟了半个小时。于是,匆匆的洗刷完毕,便携带行李下楼截计程车。或许是凌晨换班的原因,虽然看见几辆空车划过,却也等了好些时候才有车子肯为我们停下脚步。   来到机场,手忙脚乱的办理入境手续,在跨过离境门栏的时候,我们的旅途也算是正式开始了。   一路无话。   到了台湾桃园机场,办了入境手续,第一件事做的就是到机场外去感受一下天气,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反而让我们感到失望的是,天空布满了阴霾的乌云。   跟着网络上的查询,我们顺利的搭到了前往台北的国光客运1819路线的巴士,一路沿途从平地到高楼耸立的台北,也只是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   来到台北市的时候,已是接近傍晚时分,下巴士的那一刹那,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   当我们终于都来到了饭店门前,自动门打开,便看见一男一女在面相大街的餐厅聊天,看见我们时脸上都绽开了热情的微笑。   我回过头对妻子说:”这对男女我们都见过的。”   真的没想到,三年之后再度亲临这里,景物依旧,人也没有更换。只是,在他们的眼里,或许对于我们一点印象也没有。每一个在这里住过的客户,都只是他们生活里的过客,来来往往,去去留留,在他们短暂的生命里,绽放着不同色彩的生命力。   放下行李箱后,妻子与孩子便迫不及待的去购物,直至晚饭时间,我们便到附近的一家日本餐厅用餐,然后返回饭店,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而我,便重复着三年前的那个姿势,坐在吸烟的地方,对着湿漉漉的四周,憨憨发呆……   10.10.2014   文/林顺源

一路上有你、一路上有我

  10月9日。   一个难忘的日子,一个挚友的生日。   在手机荧幕上敲打了一串串衷心的祝福,却迟迟无法发送出去。   踌躇许久,终于还是把那一句句真挚的祝福从荧幕上删除,再把它们镌刻在心里。我相信,她一定会过得很好。   那天重看《中国好声音》导师考核张碧晨与魏雪漫拼斗的那一段时,依然被那极度感人的一幕打湿了我的双眸。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在她俩的歌声里诠释着无尽的眷恋与无比的幸福。当她们彼此的眼神交错,当心与心之间的情感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一句话竟承载了多少感动,多少承诺,以及多少无奈。   感动的是,人毕竟还是热血动物,而人与人之间还可以有那么短的距离的接触,实是难能可贵,尽管他日分道扬镳,至少曾经拥有那份美好的情感。   张碧晨与魏雪漫之间的情谊是不是能如她们所希望的直到永远,没有人能够预知,但没有人能够否认站在台上的她们,在泪痕交错,情真意切的那一刻,观众们眼里的泪珠,都是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我相信那是一种渴望,渴望着能够像她们如此,再次重温那已故的友好,没有奢望,没有邪念,却只有纯朴真实的情感。   或许,她们的缘分就在导师考核的那一刹那从此消失,但那三分钟的感动却已化成永恒的记忆。   当泪水在我的眼眶打滚,我的心情却澎湃的激动着,让许多画面在我脑海里浮现,更想起了一些影响了我一生的人。   如果说人生就是一趟旅程,那么在停停走走之间,有个人相伴,那是多么美好多么温馨的一件事。不管相伴多久,不管走得多远,至少在当时当刻,彼此都得到了心灵上的慰籍。   一路上有彼此,一路上磕磕碰碰,就算跌倒也不怕撞个头破血流,只要有个人在身边抚慰着受创的心灵,再坎坷的道路尽头依然是阳光灿烂的。   前天早晨的空气,并没有因为夜的洗涤而更清新,放眼望去仍是一片灰蒙蒙的。   坐在巴士里,望着道路上的车水马龙,每一辆巴士,汽车,电单车,卡车,货车都朝着同样的方向向前奔赴,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停,时而走,仿佛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标。   可是到了某个岔口,有些车辆就这样的与巴士分道而行,就像我们的人生旅程一样,总有人在某个岔口与我们挥手道别,本就没有永远停留在身边的奢侈。   虽然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更不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我愿意为友情,为亲情,付出我最真实,最真挚的情感。因此我也曾盼望有一天,会听见身边的人,或是妻子孩子,或是兄弟姐妹,或是红颜知己,能够对我说一声:“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而我也想对我的挚友们说,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不管将来是否能够再见,你们的旅程里,一路上有我。无论是在心灵上,在静默的夜里,在喧嚣的城市,甚或是在阴暗的角落里,我的心一直都伴在你们的身边,祝福着你们,不曾离去。   09.10.2014   文/林顺源

心累

  9月30日那天,国强提着他的水杯,来到我的单位。   当我抬起头望着他的时候,惊愕地在他的脸上看见了他的疲累。这虽然不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在同一时刻里见过他那聚集失望,失落与迷惘于双眸的眼神。   那是一副让人感到惋惜,悲哀甚至是惊悚的表情,仿佛就在那一刻,他一向写满信心与阳光的脸庞在刹那之间罩上了一层层死灰的颜色。   ……   或许,在我眼里,国强一直都是那么魁梧,那么坚强,那么充满智慧的。因此,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张疲倦的脸时,有点不敢相信他逐渐瘦弱的脸颊,会在顷刻间仿佛老了数十岁。   是什么让这个在工作上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上司感到如此的沮丧?   我亲眼目睹他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更亲身体验了他以身作则的领导魅力,总是觉得他就是我的良师,亦是我的好友。   在他开口之后,才知道原来在那之前,曾经与他友好的C君为了达到部门领导给予的目标而对他冷嘲热讽,甚至于想要将无法达至目标的罪行强加于他的身上,让他做代罪羔羊,这种卑劣的“友情”顿时让我感觉心寒。   直觉告诉了我人与人之间就只是那么一回事,在名利前显得如此的薄弱,甚至会为了利益冲突而倒戈相向。   我想,这就是让他感觉疲累的原因吧?   ……   记得两年前在我落魄的时候,他以朋友的身份聆听我的心事,以上司的身份体谅我的处境,更在我渐渐走出阴霾的时候为我打开另一片天地,让我担任今天这个职位。若说他是我的贵人并不为过,更重要的是,他知才善用,认可我的强项,把重担交托了给我,让我感到倍受重用。   今天的我,若不是他,或许仍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而如今,看他孤军作战,下属不明他做某些决定的前因后果,上司不愿知道他排山倒海的重重困扰,连曾经自认为是朋友的同事,也在他努力奋斗,倍感心累的当时,因为某些自身利益的原因而奚落他一番,使我不知该如何去安慰他暂时受创的心灵。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自从他从我手中接过这一队员工以及责任之后,在重重的压迫下渐渐地与同事上司疏远,包括C君在内。不管他如何排除万难,不管他如何善解人意,最终也落得“背负黑锅”,想了确实让人发指。   ……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四年前,我就真正的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   自古以来,所有的名言必有它们存在的道理,只是那么几个方块文字,就能道尽人心叵测,人人互相利用的心态。   那天,原本想要直白的对他说睁开双眼吧,谁是好友,谁是同事,一目了然啊。但结果还是选择了婉转的无奈的赠他一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我择友甚严,宁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愿再受“朋友”这两个字所欺瞒,导致自己伤痕累累,身心俱疲。   人之所以会感觉到累,是因为在某些方面少了一份依靠,一份谅解以及一份精神上的支持,而我相信他的累来自于全方面的压力与缺乏精神的支柱。   因为最让人感到疲累的不是如山峰般的工作,更不是坚韧的障碍,而是人与人之间那种龌龊的利益关系。不管是在事业上,情感上,家庭里,抑或是生活上,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需要身边的人体谅自己,理解自己,甚至在碰到极度困扰的时候伸出援手来扶我们一把,哪怕那只是一双聆听的耳朵,还是善意的谎言。   棒打落水狗,人善被人欺,这个社会本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能够扯高气扬的人往往都只会纸上谈兵,何来实战的经验啊!   兄弟姐妹之间尚且会为了遗产而弄得家无宁日,更何况只是公司里的同事。我阅人无数,总觉得在日常生活里的言行举止就可猜度一个人是否可靠,而那些专门想要赚取小名小利的人我一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也许,国强他早已看透了世态的炎凉,也许他并不是不懂得人情的冷暖自知,只是他情愿给予每个人一点点的谅解,对于生命仍然充满着希望。可是,当狰狞的脸孔一而再,再而三的围绕着他时,顿时感到彷徨无助,继而感觉到心疲力尽。   精神上的支柱,在这物欲横流以及压迫感颇重的社会,变得更加的重要。可是,损人利己的事比比皆是,轮不到我来说这是对是错。毕竟,尔虞我诈乃是这个社会当今的生存之道。只要稍微显得无能,在职场上随时都会被踢出局。   上司如是,同事之间也如是。   ……   之所以时常对妻子和姐姐说,我在意的不是孩子的功课,而是人品,就是为此。功课可以考得顶呱呱,但若是人品不好,再聪明也是枉然,结果只会做出损人利己,自私自利的行为,让人唾弃,让人不齿。   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成为一个不会让人感觉心累的人,而是当人们看到她的出现,会感到一丝丝柔柔的光在她身上散发着,给予人们最真诚的鼓励与支持。 […]

我望着他的背影

  星期六的傍晚时分,我刚从房间玩完我的数码相机走出来,准备去门口处吸烟。那个时候,母亲正在厨房里炒菜煮饭,忙着弄一顿家常便饭给我们三姐弟的大大小小共聚一餐。   来到客厅的时候,看见父亲也来到了我家,正站在27楼的窗口前,双手靠在铝窗上,向外而望。于是,我便随口唤了一声:“爸!”   看他没有回应,我把声量调高了点,再唤一声“爸!!”   或许是电视的声量盖过了我的声音,或许是父亲的听觉经过岁月的蹉跎而逐渐退化,更或许父亲正陷入一片沉思中,仍然没有反应。   正当我想再提高声量时,那一副画面突然把我的目光摄住,跟着是一切都静了下来——听不见母亲炒菜的声音,听不见电视里演员的对白,只有一场极静的默剧在上演。我把溜到嘴边的第三声“爸”硬生生的吞回肚里,不想去干扰父亲那一片刻的沉默,与此同时,心里涌上一股冲动想要奔入房间,把刚收拾好的相机取出,将父亲的背影捕捉下来,留个纪念。   但是想归想,我始终没有那么做。我不愿因为一时的莽撞而破坏了那一份极美极美的静默。   我呆立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然后放轻脚步,来到了大厅靠门口处,点燃一根香烟,坐在地板上默默地望着父亲的背影。   此时,从窗口望出去,天空是浅蓝浅蓝的,一层层薄薄的云纱披上了金黄色的衣裳,缓慢的漂浮。清风,从打开的门口嬉戏般的涌入,再从相对而坐的窗口逃窜而出。从我坐着的角度望去,我看见一个终日沉默寡言,陷入沉思,孤寂的老人。那一幕把我深深的感动,更让一份愧疚在心底闪现,眸子不经意的闪着泪光。   只见父亲一如既往的把衬衫脱下,披着一件传统式的背心,把被阳光晒得黝黑的皮肤暴露在外,正与白色的背心成了强烈的对比。望着那曾经虎背熊腰的父亲似乎在突然之间变得极为佝偻瘦弱,强而有力的手臂更是显得肌肉松弛,而一头的白发,稀稀落落,顿时让我猜想究竟有多少根是为了我这个最不懂事,也最让人操心的孩子而生。这些年来,看着父亲的寂寞,我始终无法为他解开隐藏心里的那份落寞,也算是不孝之至。姐姐如是,弟弟也如是。也许,是我们三姐弟不够努力吧?   当父亲沉默无语地对着窗外的天空仰望时,我却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也在默然地对着他的背影凝望。我想,若是在那一刻有人将那一幕捕捉入相机里,或许在若干年后,我会庆幸自己曾经与父亲有过那么短的距离,却又那么的遥远。   父亲,他把半生奉献给了我们一家,不辞辛劳的打拼,把我们三姐弟抚养成人,可是到头来,却是离我们最远最远的至亲。   当我手里的香烟只剩下烟蒂时,父亲的姿势一直都没有改变,如老僧入定,又如一塑雕像。而在这一副画面里,我也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有许多人曾经告诉过我,我的容貌就像是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更甚者说我们简直是一个模板翻印出来的人。   想起自己也是时常这样无言的望着窗外,望着天空里片片的云朵,望着道路上车水马龙,望着轨道上的地铁列车,望着并排而立的街灯,每一次的凝望,都是一种无言的寂寞,或是思绪的飞扬。   记得去年的某一个夜晚,我也是这样子的望着组屋楼下的树木,写了一篇关于父亲的《老树》,没想到一年多后,我竟会看见父亲以同样的姿势,对着窗外遥望。   而我,却成了望着他背影的人,就像是望着曾经的自己,更是望着自己渐渐老去的孤独。   27.09.2014   文/林顺源

别来无恙

  那天早上,搭巴士坐在最后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一层薄薄的寒霜罩在玻璃窗上,除了车窗外引擎的吼声,只有一片沉默在车厢里弥漫。   望着窗外朦胧而氤氲的天气,毫无缘故的思绪万千。   车厢里坐着稀稀落落的陌生的背影,或是翻着报纸,或是闭目养神,或是对着手机的视频凝望,或是如我一般,眺望窗外,任由思绪飞扬。   车窗外一排排的路灯与树木,随着巴士的奔驰而飞快的倒退,每一道风景,都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那么贴近,却又那么遥远,蓦然想起那些流逝的岁月,以及伴我走过那段或快乐,或辛酸,或苦涩日子的朋友,一张张朦胧的容颜一一地在脑海里闪现。   就像看一卷陈旧的录像带一般,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就在巴士前行的瞬间被遗失在身后,想着过去的林林总总,感慨就这样的爬满了心扉。   这些年来,友情对我来说,是稀世珍品,异常珍贵,缘由自己年纪将近半百,却发现原来在这颠簸的人生道路上,真正与我为友的人寥寥无几。   这些年来,在友情的道路上,我是孤身只影的。   情不自禁的想起姜育恒的那首《有空来坐坐》,被一种莫名的感动所牵引。还记得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时,因前面那一段独白而感触颇深,只觉得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无奈,写满了心情。   “大家都忙吧?连彼此真诚地相互关怀一下,也要抽个空。也许,这就是我们共同的悲哀吧?”   我在想,这会是许多人的心声吧!人们到了一定的年纪,长年累月相识的朋友越来越多,却也越来越寂寞,因为真正围绕在身边的朋友极少极少,所剩无几。不论是在啤酒周围的伙伴,或是互相争夺麦克风的唱友,甚至是胡乱摆动身子的舞伴,如今都随着时光的飞逝而渐行渐远,徒留下一身的背影在我们的脑海里。   朋友,那些属于我们的歌谣啊,可曾唤起你们曾经年少的梦想;那些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又可曾掀起你们心中圈圈的涟漪?至少我知道,那些陪我走过岁月的歌,都会勾起某年某月某日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因为这些岁月的歌,欢唱着我们彼此不曾透露的心声。   时而会想起,你我曾经欢乐的足迹,在我人生的轨道上,烙印成一排排,一串串的回忆。或许也有酸楚,或许也有争执,但将心比心,若是你我不是彼此的在乎,再大的分歧也与对方无关。   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们是否风采依旧?那些我曾拭干的泪水,那些我曾轻握的冰冷的手,那些欢呼雀跃的拥抱,那些不舍的深拥,都曾一一触碰我的泪泉。而如今,我只希望你们在某个夜里,当你感到彷徨无助的时候,会想起我这个感性的男子,曾经进入了你们的心灵世界,今日依旧对你们保持当年的情感。   其实,我们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也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若是这个世界是永恒,那么我们只不过是刹那间划过的流星,偶然绽放着生命的一颗陨石,虽然光辉不尽相同,却也是稍纵即逝。在我寂寞孤独的时候,总会想起你们曾经带给我的温暖的记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我想银霜也悄悄的爬上了你们的发梢了吧?至少我知道,当我望着镜中的自己时,曾无数次的感叹岁月的无情。我不屑染发,情愿让它们提醒我时光的不曾留步,更好的珍惜此时此刻的感动。   今天,有谁会想到像我如此貌不出众,看似粗心大意的男子,在那氤氲的天气里,正编织着一张张情感的天网,网住自己悸动的心。   偶尔觉得,这样子的对着窗外的景色发呆,也是一种抒情的方式;至少,我可以任由自己感慨的心回到当初的感动。   那天,对着苍天祈祷,默许我在心底默默地念一句:“朋友,别来无恙?你是否也曾如我一般,在百无聊赖的时刻,偶尔的想起我?或许当初的挥手道再见,就是最后的一次回眸。然而,若是有一天你我在陌路相逢,会不会从嘴缝里嘣出来的只有一句:别来无恙?”   20.09.2014   文/林顺源

期待

  习惯性的在回家下巴士之后,坐在组屋楼下的石几上吸一根烟,然后让自己的思绪放空,让心歇歇。偶尔还会回顾一日的忙碌,为自己当天的成就而自豪。   想起期盼已久的十月即将到来,除了兴奋,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忧。兴奋的是,那长达十六日的台湾香港之旅,仿佛就在耳畔轻轻地呼唤着我;担忧的是,孩子的会考只在弹指之间,不知道在应付会考的她是否能够从容的走过她人生的第一个难关。   虽然不是第一次涉足台湾这个绿岛,但每每想到十月十日,便好想高呼一声:“台湾!我要来了!”那里有山明水秀等着我去投入它们的怀抱,那里有青青草原等待着我去放飞我的心情。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期待,毕竟,这一年来所付出的精力与时间,对于像我这把年纪的人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短暂的休息,可以享享那种没有压力,没有追赶,没有规律的生活。   今早坐在车厢里,巴士在繁忙的道路上停停走走,缓慢的行驶。恰巧坐的位置是背对着司机的,与大部分的搭客相对而坐,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倒退,而窗外的风景也随着巴士的前进而突然出现,又渐渐远去。若不是这条路经已走过无数遍,我想我会期待每一个景色给我带来不同的惊喜。   望着道路两旁的街灯与树木渐行渐远,仿佛往事一般,在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将它们留住,就消失在留恋的眼眸里。   人都是往前走的。   我想世界上应该没有一个眼睛长在后脑的人吧?向前行,尽管太遥远的未来仍是未知,至少人们可以看见眼前的景物,作出适当的反应与抉择,该向前,转左还是转右,往往都是在锁定目标,看得见周围的一切后而继续。   但若是背过身去,人们突然就像陷入一种迷惘,一份彷徨,更不知道倒退着走会不会被绊倒,或是将会与谁碰面,与谁邂逅。   那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   然而,看得见未必能够比倒退而行来得更从容,有时甚至比闭上双眼更看不清楚前方。所有的宅紫嫣红,缤纷斑斓,迷惑了眼睛,混淆了心灵,结果当心中的欲望与事实不符,造成了人们跌岩起伏的心情。   有趣的是,近日来追看《中国好声音》时看导师们背过身去,只凭歌声而盲目的选择一把好声音,不看样貌,不注重外表,对此有所感悟。每一次的背过身去,都是一份期待,期待着震撼耳膜的声音;每一次的转身,又是另一份期待,期待着展现在眼前的选手是他们在脑海里涌现的那副模样。   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周深的一首《欢颜》。当他一开口哼唱的时候,明眼的观众们都被他的声音所惊讶,可在导师们的耳里听出的却是一把女声,幻想着一位温柔优雅的女子站在台上让一份心情奔放。然事实并非如此,可想知当齐秦,那英,与杨坤转身一看的时候,那份难以置信,可真谓是在脸上尽显无疑。   这就象征着人生应该用心去领会与感受一切。很多时候,我们都被自己的眼睛所蒙骗,在靓丽漂亮的事物面前,我们变得很无知,更显得肤浅。若是能够偶尔闭上双眼,听一听自己心灵上的呼唤,不被尘世的诱惑干扰,找一找心灵上的声音,或许会更好,尽管最终发现做错了选择,也无憾了。   人生总有许多期待,而每一次的期待,不是意外惊喜,就是失魂落魄。其实,期待并不是不好,只是在期待的同时,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去迎接任何结果,毕竟,人生没有一帆风顺,有惊涛骇浪,才更能懂得平静也是一种美好。   每一天,我都期待着一天的结束,把自己的生活充实,然后在歇息了一夜之后,再期待另一天的结束,不管明天是不是过得更好。   每一周,我都期待周末的降临,让我可以让身心休息,走更长远的路,不管前途是否更加颠簸。   每一年,我都期待着假期的到来,可以带着妻女到外国感受一下异国风情,放松自己的心情。   而如今,我期待,终有一天,我也能够在心底里兴奋地呼喊着一声:“中国!我要来了!”   2014.09.09   文/林顺源